您的位置:首页?宏观?正文

离婚率刷新历史,是什么在扭曲中国家庭?

“中国家庭在飞速崩溃, 中国婚姻在火速终结!”——继人口雪崩之后, 社会舆论又发出了惊天一叹。

今天, 中国的结婚率再创历史新低, 每500个人中, 只有7个人结婚。

而离婚率却连续16年节节攀升, 2002年每7对结婚的夫妻中只有1对离婚, 而到了2017年, 每3对结婚中就会有1对离婚。

传统婚姻制度受到剧烈冲击。 是什么洪荒之力,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扭曲中国的社会结构?

种种矛头, 指向了房地产。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60年前, 中国人为了分到一套房子而匆忙结婚, 60年后, 中国人为了能多一套房子而排队离婚。

纵观这一生, 总有一双无形的大手, 在左右着所有人的命运。

比不结婚更可怕的, 是全国上下正在掀起一股离婚潮。

中国人步入围城的速度, 已经远远赶不上9元一本离婚证的印制节奏了, 成千上万家庭组成的多米诺骨牌, 正以脱缰的加速度, 接连倒下。

2018年4季度, 北方离结率又一次刷新人类社会底线。 谁能想到, 号称最爱催婚的我国, 竟然有超过6成的夫妻宣告单身快乐(每结婚100对夫妻就同时有60对离婚)。

现在, 越是发达的城市离婚率越高。 尤其是北上广深, 人口超一千万的宇宙大都会, 正沦陷为离婚重灾区。

如果是经济发达、思想进步带来的个性解放,

那倒是值得我们开心。 但是, 你看看别人家的城市东京、首尔, 同样是东亚文化圈, 同样是国际化大都市, 怎么咱们大北京就是这么与众不同, 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吊诡的气息?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韩国民政厅、东京统计局

2006年开始, 北京市的粗离婚率(每1000个人里面离婚人士的对数)直线飙升, 从1.5‰上涨到3.2‰, 翻了2倍有余。

而原本离婚率很高的东京和首尔, 却以平稳的速度缓慢下滑, 在2010年和我们来了个分道扬镳。

可能有人会说, 那些假装生活在北京的人们, 心很累。 面对着猝不及防就会砸在头上的裁员信, 面对着动不动就996的加班制度, 面对着一不留神就被挤怀孕的下班路, 许多人是一地的鸡毛, 压力很大。

但同样的生活高压下, 为什么东京和首尔的粗离婚率稳中有降, 而北京却急速飙升, 两者差距越拉越大?

放眼全球,

离婚率较高的国家大多是囿于贫困、风俗。 怎么到了我们这里, 经济发展水平越高, 婚姻就更加脆弱, 想离就离?

背后的原因, 指向了房地产。

一线城市异常涌动的离婚潮, 与高歌猛进的房地产之间的荒唐关系, 始于“限购”。

同样拿最靠近核心价值观的城市来观察, 北京。

在2009年的时候, 北京的离结率还处在21世纪以来比较低的位置, 22.87%。 短短6年之后, 离结率翻了近三倍, 飙到了64.04%。

离婚是闲得无聊闹着玩吗?当然不是, 这可是经过严密计算后的经济策略。

如果离婚能让家庭账面上多出80万的收益, 你离不离?

如果离婚能让一个家庭多出一个北京买房的名额, 你离不离?

现在, 请欣赏由北京带来的表演:《房价终结婚姻》——

2010年之前, 北京还没出台“限购”政策, 二手房交易量与离婚率看不出正相关关系。 交易量大, 离婚率可能低也可能高。

2010年之后, 两者的关系一下子就亲近了。

当年4月30日, 北京规定一个家庭只能新购一套房, 就是不管你们家以前有多少套房, 以后只能再多一套房。 2011年新国八条又将“N+1”升级为“1+1”模式, 每个家庭最多只能有2套房。

这限购一出, 很多已婚人士的情绪就不稳定了。

我们知道, 98年房改之后, 北京的房价一路上涨。 而且越是调控, 北京的房子就越值, 越会迎来报复性的暴涨。 就连朝阳区的卖菜大妈都坚信, 投资北京, 人生绝不会出错。

楼市冷的时候, 还好, 大家都处于观望状态, 不去折腾购房名额的事情。 楼市要是发烧, 牛市, 很多人就会冲向民政局的政务大厅。

有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增值, 拼命钻漏洞搞房产投资, 也有的, 是要给来北京定居的退休父母买养老房, 给要上学的孩子买学区房, 怕房价再涨下去以后就买不起了, 赶紧假离婚, 抢先下手买一套再说。

所以你去看10年之后, 离婚率低的时候,

二手房交易量就会跟着下滑。 离婚率一高, 交易量也会上去, 两者的纠葛一发不可收拾

用一句话总结, 就是——楼市牛, 去离婚;楼市冷, 不折腾。

虽然我们不能简单的下个结论, 说离婚率都是限购抬上去的, 但限购政策确实做出了自己那一份历史性贡献。

我们来看上海。 魔都同样执行严格的限购政策, 调控措施几乎与北京同步, 而离结率方面也是紧紧跟随北京步伐, 有着惊人的一致。

这十年来, 每次北京离结率涨的时候, 上海涨, 北京跌的时候, 上海跌。 这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吗?

显然不是。

在2010年限购——2016年“930”新政这段时间, “假离婚”能让很多家庭获得更多收益。

经济参考报曾计算过, 同样是在北京贷款300万, 首套房享受最低85折利率, 二套房则是按基准利率的1.1倍计算, 离婚了买房, 支付的利息约为226万, 不离婚买房则要付出约306万。

一次“假离婚”, 就能少付80万, 相当于一个底层职工不吃不喝干10年。 凡是有点经济头脑的夫妻,都会作出自己的选择。

在别的发达城市,也有的人是为了拿拆迁款(多几套房)而集体离婚的。

2017年,南京高新区一村在拆迁时,全村160多对夫妻,上至八十多岁老两口、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90%都离了婚。

记者问路上一位78岁同样离了婚的大爷,“不怕闹笑话吗?”大爷双手背在身后,悠然自得地答道:一百岁也照样离。

离婚的好处可多了,多出来一户,就能多拿70平方米的房屋面积,以及13.1万补偿款。

如果你还不愿意相信,是房子左右了中国人的婚姻,我们可以再看两个数据——

数据显示,去法院办理离婚的比例从2010年的25%降至2017年的15%。夫妻双方和和美美走进了民政局领离婚证,很可能是已经谈好了,为了买房“和平分手”。本就是假离婚,根本用不着法院的调解。

数据再次显示,2000年与原配偶复婚的只有5.78万对,2016年飙升到了39.85万对。很可能是事情办好了,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

(研究也同样表明,复婚对数和限购脱不了干系。非限购城市复婚率平稳,而限购城市的居民重修旧好的概率增大)。

网上此前热传过一个“有问必答”。

问:我是已婚MM,在本市市区有小套房,现在想换套大房子,把小房送给父母,但是咨询了一下,过户费太高了。请问怎么减免相关费用呢?

某律师回复:与老公离婚,房产给老公,房产证去掉你的名字;爸妈离婚,老公和老妈结婚,房产证加老妈名字; 老妈和老公离婚,房给老妈,去老公名字;然后各自复婚,房产证加老爸名字。如此操作,结婚共3次,工本费每次5元,共15元;离婚共3次,工本费每次9元,共27元,总计42元,省去过户费,且获首套房优惠政策。

段子越幽默,越折射出婚姻的扭曲。

金钱上获益了,道德的包袱丢得一干二净,甚至还发生“夫妻为买房假离婚、妻子拒绝复婚被丈夫割喉”的惨案。

多少荒唐事,尽藏楼市中。

其实,历史是惊人的相似。

今天的市场经济时代,中国人为了一套房而离婚。60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人也曾同样为了一套房子而结婚。

上世纪50年代,神州大地上正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改造,举国上下都希望早日把落后的农业国改造成工业国。

“计划”是唯一的通行证。小到一粒米,大到一套房,统统都由行政的力量分配。

当时大干重工业,对于住宅的建设非常滞后。由于住房紧缺,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围在一间小房里的比比皆是。

像上海,厨房浴室一律和其他人家共用,一点隐私都没有,而这种“筒子楼”却成为当时城镇最流行的住房样板。

随着人口不断膨胀,居住环境不断恶化。据安徽日报,1950-1978年中国人均居住面积由4.5㎡掉到3.6㎡,房屋稀缺达到了869万户,占当时城镇总户数的47.5%。

当代中国人的房子梦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政策规定,城镇职工只有结婚后,才能享受分房福利。如果你是单身,经常要跟别人挤宿舍,再有钱都没用。

这时候,无数人内心都会咆哮着一个凌乱的声音,早点结婚!说不上什么喜结良缘,为了房子而草率结婚的事,并不罕见。

六十年沧海桑田。中国真的变了,但有些事情又似乎没变。

凡是有点经济头脑的夫妻,都会作出自己的选择。

在别的发达城市,也有的人是为了拿拆迁款(多几套房)而集体离婚的。

2017年,南京高新区一村在拆迁时,全村160多对夫妻,上至八十多岁老两口、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90%都离了婚。

记者问路上一位78岁同样离了婚的大爷,“不怕闹笑话吗?”大爷双手背在身后,悠然自得地答道:一百岁也照样离。

离婚的好处可多了,多出来一户,就能多拿70平方米的房屋面积,以及13.1万补偿款。

如果你还不愿意相信,是房子左右了中国人的婚姻,我们可以再看两个数据——

数据显示,去法院办理离婚的比例从2010年的25%降至2017年的15%。夫妻双方和和美美走进了民政局领离婚证,很可能是已经谈好了,为了买房“和平分手”。本就是假离婚,根本用不着法院的调解。

数据再次显示,2000年与原配偶复婚的只有5.78万对,2016年飙升到了39.85万对。很可能是事情办好了,大家又可以在一起了。

(研究也同样表明,复婚对数和限购脱不了干系。非限购城市复婚率平稳,而限购城市的居民重修旧好的概率增大)。

网上此前热传过一个“有问必答”。

问:我是已婚MM,在本市市区有小套房,现在想换套大房子,把小房送给父母,但是咨询了一下,过户费太高了。请问怎么减免相关费用呢?

某律师回复:与老公离婚,房产给老公,房产证去掉你的名字;爸妈离婚,老公和老妈结婚,房产证加老妈名字; 老妈和老公离婚,房给老妈,去老公名字;然后各自复婚,房产证加老爸名字。如此操作,结婚共3次,工本费每次5元,共15元;离婚共3次,工本费每次9元,共27元,总计42元,省去过户费,且获首套房优惠政策。

段子越幽默,越折射出婚姻的扭曲。

金钱上获益了,道德的包袱丢得一干二净,甚至还发生“夫妻为买房假离婚、妻子拒绝复婚被丈夫割喉”的惨案。

多少荒唐事,尽藏楼市中。

其实,历史是惊人的相似。

今天的市场经济时代,中国人为了一套房而离婚。60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中国人也曾同样为了一套房子而结婚。

上世纪50年代,神州大地上正在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改造,举国上下都希望早日把落后的农业国改造成工业国。

“计划”是唯一的通行证。小到一粒米,大到一套房,统统都由行政的力量分配。

当时大干重工业,对于住宅的建设非常滞后。由于住房紧缺,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围在一间小房里的比比皆是。

像上海,厨房浴室一律和其他人家共用,一点隐私都没有,而这种“筒子楼”却成为当时城镇最流行的住房样板。

随着人口不断膨胀,居住环境不断恶化。据安徽日报,1950-1978年中国人均居住面积由4.5㎡掉到3.6㎡,房屋稀缺达到了869万户,占当时城镇总户数的47.5%。

当代中国人的房子梦或许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政策规定,城镇职工只有结婚后,才能享受分房福利。如果你是单身,经常要跟别人挤宿舍,再有钱都没用。

这时候,无数人内心都会咆哮着一个凌乱的声音,早点结婚!说不上什么喜结良缘,为了房子而草率结婚的事,并不罕见。

六十年沧海桑田。中国真的变了,但有些事情又似乎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