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快讯?正文

郎咸平再陷站台门!

其实这已经不是郎教授的“第一次”了。

郎教授站过的平台很多, 不过“站台”平台一个接一个地出现问题, 人送绰号“江左霉郞”、“扫雷专家”。

相信不少吃瓜群众还记得, 去年郎咸平被泛亚金融受害群众围堵, 最后不得不去派出所的事情。

从相关视频可以看到,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被围在中间的车子寸步难行, 周围喊声一片, 甚至有人趴在轿车引擎盖上, 似是拍着车子泄愤。

亚危机爆发波及了20个省份、22万客户、400多亿元投资, 范围之广, 金额之巨大, 难怪泛亚受害群众如此“愤怒难当”。

此事一出, 网友的留言、评论踩碎了各大财经媒体平台的沙发:“别人的话 不要轻易相信 , 郎咸平也不例外”。

也有网友积极呼吁:“金融领域的诈骗, 国家应该管一管了, 为其站台的专家也应负一定责任!同时, 希望专家们洁身自律, 不要什么钱都敢拿, 说话不负责任!”

知名财经评论员吴其伦发表“伦语微评”称:“因为一次站台, (老郎)很难被界定为泛亚同伙。 老郎竟然为泛亚站台, 说明他对于金融领域相关企业的商业模式知之甚少。 出台有风险, 代言须谨慎!”

唉, 不是不报, 时候未到啊。

1这些年, 郎咸平站过的台

鑫琦资产

2016年2月, 陕西鑫琦资产爆发20亿兑付危机,

约5000名投资人牵涉其中。 这家公司以房地产为抵押吸收公众资金, 也不是很难看透的模式, 但郎咸平“不明”其风险所在, 在鑫琦资产的活动中为其站台。

快鹿

紧接着, 就是轰动一时的快鹿事件了。 2016年4月, 从电影《叶问》票房造假引出了快鹿系旗下包括金鹿财行在内的若干理财平台的兑付危机, 其中仅金鹿财行的资金缺口就达3亿。

而郎咸平与这些公司, 关系甚密。

事情一出, 郎咸平马上在微博中表示:“从不为金融机构推荐产品, 也不为金融机构代言”, 极力撇清与其“站台”的大型平台的关系。 展现了一个话题明星应有的素质。 然而, 很快, 郎咸平及其子郎世玮与快鹿的关系就被扒了出来。

郎咸平在快鹿集团的核心子公司“上海东虹桥融资担保股份有限公司”担任指导工作。

而郎世玮则与快鹿集团副总裁张金如一起开了一家公司——中金国创控股有限公司,

张金如担任董事长, 郎世玮任总裁。

此外, 郎世玮任CEO的上海哲珲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快鹿集团有着紧密的合作关系。

望洲财富

几乎同时, 线下理财公司望洲财富曝出问题, 董事长杨卫国捐款跑路。 望洲财富公告称:“经多日联系及多方查询, 现望洲集团正式确认:望洲集团、望洲财富董事长杨卫国已失联, 预计卷款约10亿元人民币。

而在“郎眼看财经望洲赢未来——2015望洲财富金融高峰论坛广州站”的活动中, 郎咸平曾为这家公司站台背书。

合拍贷

2017年5月, 哲珲金融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合拍贷宣布暂停运营, 董事长张金如协助公安调查;而其妻子, 合拍贷总经理、财物总监兼法人代表郭虹随后失联, 合拍贷的股东之一——上市公司运盛医疗在其公告中提到, 郭虹带走了1000万元以上的资金。

这个郭虹系同时也是中金国创控股集团常务副总裁。

当然, 不出意料地, 郎咸平也曾为合拍贷站过台。

作为“最赚钱的经济学家”, 早在2014年, 郎咸平的出场费就已到了60万之高。 能请郎咸平站台的公司看来也是下了血本的。

“站台有风险, 投资须谨慎”, 郎教授作为我国着名的非典型经济学家, 是一时大意上了贼船, 没有看懂众多平台的风险吗?侦探君(微信公号:jrjzt999)只想说, too young too simple啊。

2郎咸平当然不是真傻

别看郎教授替平台站台屡次踩雷, 一旦涉及自己兜里的钱, 可绝不含糊。

就比如吃瓜群众们喜闻乐见的郎教授和“前女友”的“房事”大战, 典型的“拿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郎教授和第n任妻子和平分手后, 曾与在长江商学院认识的缪某交往2年多, 为她在静安、松江买了两套房。 一套在缪某名下, 一套在缪某父亲名下。 ?在两人因为不可知的原因分手后, 郎教授要求缪某和其父亲返还购房款。

谁知, 缪小姐早有准备,

拿出交往时候的录音, 以当初自愿赠予为由拒绝返回购房款, 郎教授败诉。 随后, 郎教授妻子以郎教授非法处置夫妻婚内财产为由, 起诉要求缪某和缪爸爸返还购房款。 ?

原配出马, 一个顶俩, 郎教授成功追回900万+3年利息, 也在江湖留下了一段“房事”大战的经典案例。

这年头, 不懂点经济学和法律连谈恋爱都要吃亏啊!

当初郎咸平成名之初, 发文质疑海尔、TCL和格林柯尔的企业改制和主导中国产权改革的经济学者时, 吴敬琏还曾在指责过他, 称否定改革是“值得气愤的”。

出来混, 总是要还的。 郎教授站台无数, 身后追随者踩雷无数。

“利字当头一把刀”, 有些东西, 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