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快讯?正文

资管新规显成效 谁来接棒保本理财


?

日前, 央行等机构联合下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明确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 打破刚性兑付。 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在《意见》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的过渡期内, 金融机构发行的新产品需符合《意见》相关规定。

多位业内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 这意味着颇受老百姓欢迎的保本型理财产品从现在开始将逐渐减少, 2020年底过渡期满之后, 银行保本理财产品将正式告别历史舞台。 不过, 大家也不必因此恐慌, 银行还会提供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类似于现在保本理财的产品供大家选择。

?

代人理财不能承诺“挣多少钱”

到底什么叫资管业务?资管新规是这样定义的:“指银行、信托、证券、基金、期货、保险资产管理机构、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金融机构接受投资者委托, 对受托的投资者财产进行投资和管理的金融服务。 资产管理业务是金融机构的表外业务, 金融机构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时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 出现兑付困难时, 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 金融机构不得在表内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

浙商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朱永利对此解释说,

通俗讲, 资管业务就是“受人之托, 代人理财”。 客户把资金委托给金融机构投资, 但是金融机构不能向客户保证本金不亏损, 更不能保证最后赚多少钱。 资管业务运作的资金不是金融机构自己的钱, 也不是他们借来的钱, 不在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 所以是表外业务, 最终投资的风险要由委托理财的客户自己承担。

“而表内业务最典型的就是银行存款, 与理财的性质完全不同。 ”朱永利进一步解释说, 大家在银行存的钱可看作是银行向大家借的钱, 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体现为负债, 银行负有还本付息的义务, 并对此承担风险。 银行缴纳的存款保险和存款准备金就是应对这种风险的准备。

?

现有产品可能改名后重新“上架”

朱永利表示, 目前还存在的银行保本理财产品是作为表内业务开展的, 监管部门也将其类同于结构性存款来管理,

本金部分作为存款受到存款保险保护。 保本理财承诺兑付本金的产品属性显然与“受人之托, 代人理财”的资管本质背道而驰, 也不符合禁止表内开展资管业务的要求。

“根据资管新规的规定, 银行理财产品不论是名称还是合同中肯定不能有保本二字, 而叫了保本二字的肯定不可能是理财产品。 ”不过, 朱永利同时强调, 新规的出台并不意味着现在这些表内产品全部从银行消失, 很可能是重新规范后用上新的名字。 “就好比有一个金融产品超市, 原来保本和非保本的产品都在银行理财这个大货架上, 今后要将它们整理区分开来。 保本的产品就不能再出现在银行理财的货架上, 有一些可能完全下架, 有一些可能会出现在其他名字的货架上。 ”

?

过渡期内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会越来越少

昨天, 北青报记者登录银保监会授权的全国银行业理财产品信息披露网站——中国理财网。

搜索发现目前全国面向一般个人客户的在售银行保本理财产品一共有623只, 其中保证收益型的119只, 保本非浮动收益型的有479只。 从发行银行来看, 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是主力, 共发行346只;国有大行发行数量最少, 只发行了15只;股份制银行发行数量为44只。

为什么资管新规已经发布实施了, 银行还可以卖保本理财产品?原来, 资管新规考虑到监管和市场的实际情况, 按照“新老划断”原则设置过渡期, 确保平稳过渡。 过渡期为发布之日起至2020年底, 对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 给予适当监管激励。 过渡期内, 金融机构发行新产品应当符合本意见的规定;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 维持必要的流动性和市场稳定, 金融机构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 但应当严格控制在存量产品整体规模内, 并有序压缩递减,

防止过渡期结束时出现断崖效应。

简言之, 任何不符合新规的产品, 过渡期内不得新增, 但可以用新产品滚动对接, 在过渡期结束时消化完所有存量的不合规旧产品。 过渡期结束后, 所有不符合新规的产品都不再有存量。 当然, 这意味着这两年大家能在银行买的保本理财产品肯定会越来越少。

?

谁来接棒“保本理财”

不少市民担心今后没了银行保本理财, 就再找不到靠谱的理财渠道。 朱永利认为, 大家不必有这种担心。 新规实施后, 银行提供的金融产品会跟现在一样丰富。 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来选择, 能够承受本金损失的, 继续选择银行理财;想求安稳的可以选择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或其他风险低的产品。

“资管新规明确提及保本类理财产品不符合资管产品定义, 但与此同时投资者对刚性兑付的投资产品需求程度仍然较高, 为此银行需要一个新的产品填补这块市场空缺,而当前最能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即是结构性存款。”普益标准研究员陈新春表示。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银行已经“未雨绸缪”,大力推广结构性存款。央行数据显示,仅2018年一季度,在个人存款方面,中资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由2017年底的13333.02亿元上涨到2018年3月底的18994.33亿元,并较2017年同期增加7098.50亿元。

据了解,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存款的基础上,运用金融衍生工具进行投资获得收益的金融产品。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其基本结构即为“存款+期权”,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则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因此,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了较高投资报酬率的可能。

北青报记者发现,近期很多银行都增推了结构性存款产品,以适应新规落地后的需求。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显示,目前有127只结构性产品在售,在4月10日至6月10日两个月期间开始销售的779只结构性产品中,有352只是标明保本浮动收益类型,挂钩标的中包含汇率、指数、基金、黄金价格、利率、股票等。银行类型包含了城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外资行产品数量较多。某商业银行网点的大堂经理表示,结构性理财产品近期销售火爆,往往发售首日额度就所剩无几,有时还会临时追加额度。

北青报记者看到,某银行推出的结构性理财产品挂钩沪深300标的,183天的产品收益率3.59%-3.74%,92天的1.52%-4.77%。陈新春表示,结构性存款本质上还是存款,但相比于普通存款,结构性存款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利息与挂钩标的物的收益表现相关,因而其利息是浮动的,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普益标准研究报告还指出,针对市场保本需求,除了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也可作为保本理财替代方式。为有序引导,此前央行已加快存款利率市场化步伐,多家银行先后上浮大额存单利率。经市场调研,已有多家银行会在5月发售大额存单,且大额存单利率相较基准利率上浮50%以上。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认为,参考国际金融市场的经验,除了结构性存款,中国的银行业还可以开发出其他类似产品。比如,随着债务市场的发展,公开交易的固定收益类债务也可能替代原来的保本理财产品。此外,还可以通过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的方式开发一些结构性产品,通过固定收益和金融衍生产品,采取一定杠杆调整,可以实现相对稳定的收益。当然,即便这些产品的实际收益可能接近固定收益产品,在发售的时候也不能向投资者承诺保本。

?

保本产品最终说法有待银保监会配套细则明确

朱宁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之后,相关的金融监管部门要在新规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银行保本理财产品的实质与资管新规相抵触,过渡期后肯定是不会继续存在,但具体细节应该要等到银监会的配套细则出台后才能明确。

今年3月初,银保监会创新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资管新规的总体要求,银保监会对现行监管规则进行了系统梳理,研究借鉴国内外监管实践,起草了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拟作为配套细则适时发布实施。此前还有消息称,银行理财细则草稿可能会于5月发布,关于净值化产品的估值方法、错配的存量资产如何处置、标准化资产的认定标准、打破刚性兑付等具体问题将有所答案。

财经专业人士杨宇认为,保本理财的“保本”含义有两种,一是按照合同承诺兑付本金,但没有明确如何保本,如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二是通过“固收+衍生品”模式进行技术性保本,如结构性理财。新规下第一种保本模式将永远走进历史,第二种保本模式因与结构性存款相似,未来向结构性存款转型是方向,具体还需等待后续监管细则。

为此银行需要一个新的产品填补这块市场空缺,而当前最能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即是结构性存款。”普益标准研究员陈新春表示。

事实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很多银行已经“未雨绸缪”,大力推广结构性存款。央行数据显示,仅2018年一季度,在个人存款方面,中资大型银行结构性存款余额由2017年底的13333.02亿元上涨到2018年3月底的18994.33亿元,并较2017年同期增加7098.50亿元。

据了解,结构性存款是指在普通存款的基础上,运用金融衍生工具进行投资获得收益的金融产品。尽管挂钩的衍生品不尽相同,但其基本结构即为“存款+期权”,对于投资者来说,收益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存款所产生的固定收益,另一部分则与标的资产的价格波动挂钩,因此,在基础收益之上获得了较高投资报酬率的可能。

北青报记者发现,近期很多银行都增推了结构性存款产品,以适应新规落地后的需求。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显示,目前有127只结构性产品在售,在4月10日至6月10日两个月期间开始销售的779只结构性产品中,有352只是标明保本浮动收益类型,挂钩标的中包含汇率、指数、基金、黄金价格、利率、股票等。银行类型包含了城商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行,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外资行产品数量较多。某商业银行网点的大堂经理表示,结构性理财产品近期销售火爆,往往发售首日额度就所剩无几,有时还会临时追加额度。

北青报记者看到,某银行推出的结构性理财产品挂钩沪深300标的,183天的产品收益率3.59%-3.74%,92天的1.52%-4.77%。陈新春表示,结构性存款本质上还是存款,但相比于普通存款,结构性存款的最大特征在于其利息与挂钩标的物的收益表现相关,因而其利息是浮动的,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普益标准研究报告还指出,针对市场保本需求,除了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也可作为保本理财替代方式。为有序引导,此前央行已加快存款利率市场化步伐,多家银行先后上浮大额存单利率。经市场调研,已有多家银行会在5月发售大额存单,且大额存单利率相较基准利率上浮50%以上。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认为,参考国际金融市场的经验,除了结构性存款,中国的银行业还可以开发出其他类似产品。比如,随着债务市场的发展,公开交易的固定收益类债务也可能替代原来的保本理财产品。此外,还可以通过金融创新和金融工程的方式开发一些结构性产品,通过固定收益和金融衍生产品,采取一定杠杆调整,可以实现相对稳定的收益。当然,即便这些产品的实际收益可能接近固定收益产品,在发售的时候也不能向投资者承诺保本。

?

保本产品最终说法有待银保监会配套细则明确

朱宁表示,资管新规发布之后,相关的金融监管部门要在新规框架内研究制定配套细则。银行保本理财产品的实质与资管新规相抵触,过渡期后肯定是不会继续存在,但具体细节应该要等到银监会的配套细则出台后才能明确。

今年3月初,银保监会创新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资管新规的总体要求,银保监会对现行监管规则进行了系统梳理,研究借鉴国内外监管实践,起草了银行理财业务监管办法,拟作为配套细则适时发布实施。此前还有消息称,银行理财细则草稿可能会于5月发布,关于净值化产品的估值方法、错配的存量资产如何处置、标准化资产的认定标准、打破刚性兑付等具体问题将有所答案。

财经专业人士杨宇认为,保本理财的“保本”含义有两种,一是按照合同承诺兑付本金,但没有明确如何保本,如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二是通过“固收+衍生品”模式进行技术性保本,如结构性理财。新规下第一种保本模式将永远走进历史,第二种保本模式因与结构性存款相似,未来向结构性存款转型是方向,具体还需等待后续监管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