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投融资?正文

消息称ofo已还清蚂蚁金服欠款 能涅盘重生么?

据多个消息源透露, ofo已于近期还清了蚂蚁金服的借款。 对于这一消息, 蚂蚁金服方面表示不予评论, 而ofo方面由于已经没有公关业务负责人, 长庚也无法与他们联系求证。

消息人士称, 今年3月ofo在北京延庆等地推出有桩模式的共享单车以来, 每月的营收接近千万人民币,

通过结构优化, 人员薪资和运营成本已经控制在每月100万以内, 以此计算, 月纯利都在数百万以上。 不过随着冬季的来临, ofo将可能面临收入锐减的局面。

公开资料显示, ofo在去年3月宣布完成总额为8.66亿美元的E+轮融资, 该笔融资由出让股权和债权方式获得。 随后业内传出消息, ofo所谓的这轮融资主要是通过抵押共享单车资产获得。

2018年2月, ofo向上海云鑫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抵押了所持有的444.75万辆共享单车, 并从后者那里获取了5亿元人民币的借款。 云鑫创业正是蚂蚁金服的关联公司, 由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00%控股, 蚂蚁金服CEO井贤栋也在该公司出任法人。 几天后, ofo又向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抵押浮动数量的共享单车, 并获得总额为12.66亿人民币的借款。

消息人士透露, 这两笔借款的规定归还时间为2020年2月。 去年9月ofo获得最后一轮融资后,

其中大部分资金都是用来归还这两笔抵押贷款。

“去年融资后归还了大部分借款, 今年做有桩业务的盈利基本上也都用来归还贷款, 目前听说的是蚂蚁金服的贷款都已经还清, 至于天猫的12.66亿借款有没有还完就不太清楚了。 具体情况估计只有戴威本人和主要股东知道。 ”消息人士向长庚君做出上述表示。 此外, 也有ofo离职高管透露, 戴威本人曾表达过已经还清蚂蚁金服借款的言论。

另有接近ofo的人士告诉长庚君, 以目前的盈利状况, ofo想要破产清算恐怕都难。 不过, 对方也透露, 目前每月数百万的盈利多少有点“竭泽而渔”的意味。 比如ofo推出有桩模式后, 如果用户不按规则停车, 则需缴纳20元车辆管理费。 目前已经在北京延庆、深圳部分地区进行试点, 虽然商业上比较成功, 但是在用户口碑上却陷入低谷。

未来还要面临的难题是ofo在用市场上的存量自行车尝试有桩模式,

未来已经没钱采购新车, 而且随着北方冬天的临近, 营运车辆的损坏率在上升, 骑车人群的比例则开始下降。 这些都说明目前的盈利不可持续。 此外, 虽然蚂蚁金服的贷款已经归还, 但在APP上, 仍有超过1600万的用户排队退押金, 以每个用户199元的押金计算, 仍然需要近3.2亿的资金才能让ofo涅盘重生。

值得注意的是, 如果当时戴威在出售ofo的协议上签字, 主要管理层和创始人至少都能分到1亿人民币退出。 而现在, 因为无法归还用户欠款, 戴威已经进入法院限制消费名单, 不能乘坐飞机、高铁。 ofo的联合创始人中, 薛鼎、张严琪也已经陆续离开。 就连当年簇拥在戴威身边, 追着要给钱的投资人们, 如今也已经对ofo这个词避之唯恐不及。

曾经共享单车领域的双雄, ofo只能在固定区域内以有桩模式放手一搏, 而摩拜单车已退出历史舞台,

更名为美团单车。 两者唯一不同的是, 摩拜的主要创始人们都顺利实现了套现退出, 而ofo的主要创始人们并未套现。

残酷的是, 就连ofo曾经作为旗帜的黄色, 如今在街头也已经被同为黄色的美团单车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