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财经资讯?正文

它们凭什么能成为新一线城市?

本文字数:4313, 阅读时长大约7分钟

导读:昆明首次上位新一线, 凭什么?逐一解析15个新一线城市优劣势。

来源?| 新一线城市研究所?

在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5月24日发布的《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上, 成都、杭州、重庆、武汉、西安、苏州、天津、南京、长沙、郑州、东莞、青岛、沈阳、宁波和昆明成为了2019年的新一线城市。

与上一年的结果相比, 昆明首次加入, 而一直徘徊在新一线与二线城市分界限上下的无锡则再次出局。

每年的新一线城市都只有15座, 竞争始终激烈。 不过从2016年推出这份排行榜起, 新一线城市的名单变动是在逐年减小的。 2017年, 郑州和东莞首次成为新一线城市;2018年这个名单迎回了无锡, 但大连从此告别;到今年, 从2016年第27名一路上升的昆明又将无锡顶回二线城市行列。

▲注:一线城市排名为第1-4位, 新一线城市排名为第5-19位

今天, 新一酱带着期末大考结束看成绩单的心情和大家分析下, 究竟什么样的城市能成为新一线城市?

在新一酱的心中, 当前中国发展比较好的城市大体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天赋型选手。 它们所处的位置足以构成一片区域的核心, 如果自身发展强大, 就能够辐射庞大的周边人口。

成都和重庆已经明显在上一轮的城市快速成长中获益。 当10年前各类商业公司、消费品牌开始扩张中国市场时, 一定会注意到广阔的西部市场。 而要在这个区域里设立一家区域总部, 成都或者重庆必定是首选。

西安在新一轮的商业下沉中也感受到了持续的商业资源导入。 在《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中, 西安历年的商业资源首位度都非常突出。 对于整个正在快速成长的西北地区来说, 西安是商业资源的门户, 这种首位度将持续为它带来新的商业机会。

相较于绝对的区位优势, 交通枢纽也算是城市天然禀赋的一种。

快速上升的郑州就是得益于此。 截至最新的交通数据看, 高铁路网的快速建设使得郑州的高铁直达城市数量达到了159座——这个数字在2016年时只有69座。 此外, 它可以通过民航与95座国内城市直接通航, 通过公路可以在3小时内直达15个城市。

交通的通达拉来的不仅仅是流动的旅客, 也有更频繁的商务交往和更多城市发展所需的软硬件资源。 从这个角度看, 中部地区有一定城际交通基础的城市也都有提升的机会。

但在中国的城市格局中, 有一些城市的发展并没有那么多天生的优势条件。 比如生长在一座特大城市的阴影之下。

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群中包含了四座一线城市, 从城市的发展规律来讲, 要在在北上广深周边生长出具有竞争力的头部城市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杭州从《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推出至今, 一直稳坐新一线城市的第二位, 称得上是大城市阴影下的异类。

从传统线下商业资源集中分布、逐级扩散的逻辑来看, 杭州作为长三角城市群中的次级城市, 将会一直处于承接上海溢出资源的角色上。 几乎任何全国性一个品牌, 都不会将华东区域的业务中心直接设立在杭州——这样会浪费上海已经建立的商业网络体系。

但当商业与城市发展的战场不再局限于线下实体的商业空间, 杭州抓住了其中最重要的机会——将阿里巴巴留下来, “电商之都”便也实际成为了这座城市最重要的抓手。

几年之内, 杭州也已经不再仅仅是网购消费和电商创业最突出的城市, 只要与手机上的生活有关, 整座城市都有无限的热情。 在2019年“城市人活跃度”这个纳入了大量互联网用户活跃度数据的一级指标中, 杭州拿下了新一线城市的头名。

另一座城市的发展也遵循类似的规律, 东莞。

新一酱从高德获得的便利店数据中, 东莞以39537家便利店居于所有城市的最高位。 虽然这近4万家便利店未必都符合外资便利店的硬件条件, 但确实为这座城市高度聚集的年轻人群体提供了便利的生活。

东莞的发展逻辑与具备天然商业禀赋的城市几乎是反着走的。

在这个传统由制造业带动年轻劳动力大量聚集的南方城市, 商业资源的成长是在人口高度聚集之后才逐渐跟上的。 因此我们在它的数据表现中, 能看到典型的先有人, 然后才发展起商业的表现——东莞的城市人活跃度指数已接近头部新一线城市的水平。

苏州和宁波也有类似的发展规律。 作为长三角地区重要的生产型城市, 它们也都依靠较高的城市活力来巩固和增强自己的商业实力。

这也是我们每年做《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的数据框架时所希望强调的:在中国城市快速演进的进程中, 城市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与它的自然禀赋有关, 但最终那些能够吸引人并且留住人的城市, 才是会一直处于上升通道里的。

接下来, 新一酱将和大家逐个分析15座新一线城市今年的数据表现。

下面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圆形柱状图,从0点开始顺时针的每一个柱子代表城市在各个三级维度上的数据表现。你可以把外面的圆形理解为参考线,每项指标的第一个非一线城市得分落在圆的弧线上,大于这个得分的柱子(只有一线城市)会冲出圆环,相对较弱的指数则只会有很短的柱子。

按照五组色块分,它们依次代表了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中的各项指标。具体的指标名称我们已经列在文末,或者可以参考完整报告中的详细呈现。

成都

在所有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成都拥有最多的满分项。但相比去年在5个一级维度都拿到新一线城市首位的情况,成都今年在城市人活跃度和未来可塑性上稍逊于杭州。拆分到三级维度看,成都在基础商业指数、城际交通基础设施指数、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出门新鲜度指数、消费多样性指数等方面表现较为理想。

杭州

在与天然禀赋相关的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中,杭州在全国排名仅仅19位,但其衡量城市内整体商业实力绝对值的商业核心指数却能够连续两年领跑新一线城市。对杭州来说,城市人的活力使得整座城市处于上升通道中,带来了更好的创新氛围和人才吸引力,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

重庆

与上一年相比,重庆的城市枢纽性、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指数排名都有所上升,这种持续明显的上升势头在头部新一线城市中较为少见。作为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生活方式多样性中较多考量规模因素的出门新鲜度和休闲丰富度指数甚至超过了一些一线城市——这种上升变化最重要反映出来的是,这座城市的商业与休闲资源已开始能够与其庞大的人口规模相匹配了。当然,重庆与创新氛围有关的指数仍是其短板。

武汉

武汉拥有的商业资源与它在华中地区的绝对优势地位并不足够匹配。2019年,武汉的商业资源集聚度排名新一线城市的第7位,比去年还下降了2位。此外,整座城市的活力也有所退后。从趋势上看,武汉正在从头部新一线城市的争夺中逐步失去它的竞争优势。

西安

西安是头部新一线城市中上升最快的城市。过去一年它的五个一级维度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变化最快的是生活方式多样性,它从去年新一线城市的第8位提高到了第5位。此外在商业资源上,西安的大品牌青睐指数比去年上升5位,衡量商圈实力的商业核心指数上升2位。与过去只有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这个天赋型优势一枝独秀不同,今年西安整体的数据表现更接近于一座全面发展的头部新一线城市。

苏州

产业及市场的快速变化和城市本身区位的局限对苏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今年它的城市枢纽性、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都有所下降,带动苏州的整体排名被西安超越。细分指标看,出现明显下滑的指标包括交通联系度指数、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消费活跃度指数、休闲丰富度指数和人才吸引力指数。

天津

天津的数据表现一直相对均衡,五大指标的排名与其整体11名的排名几乎没有差别。但相比排名更靠前的新一线城市,天津明显缺乏自己独特的优势,还有基础商业、交通联系度和夜间活跃度等明显处于新一线城市末尾的指标。在上一轮“抢人大战”结束后,天津的人才吸引力不升反降也值得引起这座城市的注意。

南京

看起来南京在新一线城市第二梯队中的位次已经基本稳定——去年跌至西安、苏州和天津之后,它今年的排名没有提升,并且绝对值上的差距似乎正在增大。南京在城市枢纽性这一项上的排名略有下跌,但影响这个一级维度的最大变数来自于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的下滑。整个华东地区第二梯队城市依然在激烈争夺商业资源的过程中,南京相对较慢的城市商业发展是一个很大的限制。

长沙

从长沙开始,新一线城市的名单进入了第三梯队的争夺。这一梯队的城市位序变化较多,城市更多依靠个别较为突出的维度来获得赢面。

作为中部地区城市,长沙在城市枢纽性上排到了全国第10位,高于它整体第13名的位次。一个明显上升的指标出现在商业资源集聚度上,大品牌青睐指数上升8位,商业核心指数也上升了1位,长沙的商业氛围正在进一步建立。不过同时,它的城市人活跃度仅排名19位,还比上一年下降了3位。

郑州

郑州的优势也集中在城市枢纽性上,与长沙类似,它在这个一级维度指标的排名为全国11名,高于自身的综合排名。郑州的发展亮点集中在生活方式多样性的增加上,其中消费多样性上升了10名,出门新鲜度和休闲丰富度也都有所增加。

东莞

东莞依然处于上升通道中。相比上一年,它的商业魅力指数总排名又上升了3位,是排名变动最大的新一线城市。这其中,商业资源集聚度排名提升了6名,城市枢纽性排位提高了17位。在城市里商业资源快速增长的阶段过去后,这座城市接下来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为城市人提供更有多样性的生活方式供给,以及留住年轻人的城市魅力。

青岛

在所有新一线城市中,青岛的城市人活跃度仅排在沈阳之前。它的消费活跃度持续下降,夜间活力不足,社交活跃度也不够理想。对于这个位于胶东半岛,天生城市枢纽性薄弱的城市来说,如果不能聚集人气,将可能面临更大的挑战——与上一年相比,青岛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已经下跌了4名。

沈阳

沈阳是东北城市中仅存的新一线城市,但它的数据趋势并不乐观。商业魅力指数整体比去年下滑2位,除了城市枢纽性没有变化,沈阳其他四个一级维度指标均出现了显着的下降。商业资源集聚度和未来可塑性是其中降幅较大的,大品牌的重心不再落在东北市场,创新氛围排名全国30位开外,沈阳有可能即将成为下一个跌出新一线名单的城市。

宁波

宁波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城市活力,它的城市人活跃度指数排名新一线城市中的第10位,高于总体排名。不过受限于生活方式多样性各维度指数全面性下滑,这座城市的生活状态正在面临一些挑战。要持续吸引和留住人,宁波需要从城市经营和管理的细节下手改善。毕竟全国排名第30位的人才吸引力并不像这座早些年蒸蒸向上的城市该拥有的。

昆明

作为今年唯一一座新入榜的新一线城市,昆明展现出的上升力是典型的多年积累的结果。从数据上看,昆明过去一年上升最快的指标出现在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中,这两个一级维度指数分别上升了7位和6位。未来它需要进一步提升的是持续的商业资源导入,和整体城市人活跃度的提升。对于处在上升通道的城市来说,越来越多人聚拢而来便意味着一切的新机会。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数据指标框架?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收集了170个主流消费品牌的商业门店数据和18家各领域头部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行为数据和数据机构的城市大数据,按照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维度指数来评估337个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

【推荐阅读】

2019新一线城市官方名单出炉:你的城市排第几?(附337个城市排名)

下面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圆形柱状图,从0点开始顺时针的每一个柱子代表城市在各个三级维度上的数据表现。你可以把外面的圆形理解为参考线,每项指标的第一个非一线城市得分落在圆的弧线上,大于这个得分的柱子(只有一线城市)会冲出圆环,相对较弱的指数则只会有很短的柱子。

按照五组色块分,它们依次代表了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中的各项指标。具体的指标名称我们已经列在文末,或者可以参考完整报告中的详细呈现。

成都

在所有新一线城市中,排名第一的成都拥有最多的满分项。但相比去年在5个一级维度都拿到新一线城市首位的情况,成都今年在城市人活跃度和未来可塑性上稍逊于杭州。拆分到三级维度看,成都在基础商业指数、城际交通基础设施指数、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出门新鲜度指数、消费多样性指数等方面表现较为理想。

杭州

在与天然禀赋相关的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中,杭州在全国排名仅仅19位,但其衡量城市内整体商业实力绝对值的商业核心指数却能够连续两年领跑新一线城市。对杭州来说,城市人的活力使得整座城市处于上升通道中,带来了更好的创新氛围和人才吸引力,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

重庆

与上一年相比,重庆的城市枢纽性、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指数排名都有所上升,这种持续明显的上升势头在头部新一线城市中较为少见。作为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生活方式多样性中较多考量规模因素的出门新鲜度和休闲丰富度指数甚至超过了一些一线城市——这种上升变化最重要反映出来的是,这座城市的商业与休闲资源已开始能够与其庞大的人口规模相匹配了。当然,重庆与创新氛围有关的指数仍是其短板。

武汉

武汉拥有的商业资源与它在华中地区的绝对优势地位并不足够匹配。2019年,武汉的商业资源集聚度排名新一线城市的第7位,比去年还下降了2位。此外,整座城市的活力也有所退后。从趋势上看,武汉正在从头部新一线城市的争夺中逐步失去它的竞争优势。

西安

西安是头部新一线城市中上升最快的城市。过去一年它的五个一级维度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其中变化最快的是生活方式多样性,它从去年新一线城市的第8位提高到了第5位。此外在商业资源上,西安的大品牌青睐指数比去年上升5位,衡量商圈实力的商业核心指数上升2位。与过去只有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这个天赋型优势一枝独秀不同,今年西安整体的数据表现更接近于一座全面发展的头部新一线城市。

苏州

产业及市场的快速变化和城市本身区位的局限对苏州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今年它的城市枢纽性、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都有所下降,带动苏州的整体排名被西安超越。细分指标看,出现明显下滑的指标包括交通联系度指数、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消费活跃度指数、休闲丰富度指数和人才吸引力指数。

天津

天津的数据表现一直相对均衡,五大指标的排名与其整体11名的排名几乎没有差别。但相比排名更靠前的新一线城市,天津明显缺乏自己独特的优势,还有基础商业、交通联系度和夜间活跃度等明显处于新一线城市末尾的指标。在上一轮“抢人大战”结束后,天津的人才吸引力不升反降也值得引起这座城市的注意。

南京

看起来南京在新一线城市第二梯队中的位次已经基本稳定——去年跌至西安、苏州和天津之后,它今年的排名没有提升,并且绝对值上的差距似乎正在增大。南京在城市枢纽性这一项上的排名略有下跌,但影响这个一级维度的最大变数来自于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的下滑。整个华东地区第二梯队城市依然在激烈争夺商业资源的过程中,南京相对较慢的城市商业发展是一个很大的限制。

长沙

从长沙开始,新一线城市的名单进入了第三梯队的争夺。这一梯队的城市位序变化较多,城市更多依靠个别较为突出的维度来获得赢面。

作为中部地区城市,长沙在城市枢纽性上排到了全国第10位,高于它整体第13名的位次。一个明显上升的指标出现在商业资源集聚度上,大品牌青睐指数上升8位,商业核心指数也上升了1位,长沙的商业氛围正在进一步建立。不过同时,它的城市人活跃度仅排名19位,还比上一年下降了3位。

郑州

郑州的优势也集中在城市枢纽性上,与长沙类似,它在这个一级维度指标的排名为全国11名,高于自身的综合排名。郑州的发展亮点集中在生活方式多样性的增加上,其中消费多样性上升了10名,出门新鲜度和休闲丰富度也都有所增加。

东莞

东莞依然处于上升通道中。相比上一年,它的商业魅力指数总排名又上升了3位,是排名变动最大的新一线城市。这其中,商业资源集聚度排名提升了6名,城市枢纽性排位提高了17位。在城市里商业资源快速增长的阶段过去后,这座城市接下来需要思考的是,如何为城市人提供更有多样性的生活方式供给,以及留住年轻人的城市魅力。

青岛

在所有新一线城市中,青岛的城市人活跃度仅排在沈阳之前。它的消费活跃度持续下降,夜间活力不足,社交活跃度也不够理想。对于这个位于胶东半岛,天生城市枢纽性薄弱的城市来说,如果不能聚集人气,将可能面临更大的挑战——与上一年相比,青岛的人才吸引力指数已经下跌了4名。

沈阳

沈阳是东北城市中仅存的新一线城市,但它的数据趋势并不乐观。商业魅力指数整体比去年下滑2位,除了城市枢纽性没有变化,沈阳其他四个一级维度指标均出现了显着的下降。商业资源集聚度和未来可塑性是其中降幅较大的,大品牌的重心不再落在东北市场,创新氛围排名全国30位开外,沈阳有可能即将成为下一个跌出新一线名单的城市。

宁波

宁波仍然保持着一定的城市活力,它的城市人活跃度指数排名新一线城市中的第10位,高于总体排名。不过受限于生活方式多样性各维度指数全面性下滑,这座城市的生活状态正在面临一些挑战。要持续吸引和留住人,宁波需要从城市经营和管理的细节下手改善。毕竟全国排名第30位的人才吸引力并不像这座早些年蒸蒸向上的城市该拥有的。

昆明

作为今年唯一一座新入榜的新一线城市,昆明展现出的上升力是典型的多年积累的结果。从数据上看,昆明过去一年上升最快的指标出现在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中,这两个一级维度指数分别上升了7位和6位。未来它需要进一步提升的是持续的商业资源导入,和整体城市人活跃度的提升。对于处在上升通道的城市来说,越来越多人聚拢而来便意味着一切的新机会。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数据指标框架?

▲《2019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收集了170个主流消费品牌的商业门店数据和18家各领域头部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行为数据和数据机构的城市大数据,按照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维度指数来评估337个中国地级及以上城市。

【推荐阅读】

2019新一线城市官方名单出炉:你的城市排第几?(附337个城市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