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bet36体育在线开户?正文

罕见大雷!实控人犯下四大罪状,公司高管集体沦陷

5月27日晚间, *ST 天圣(002872.SZ)发布公告称, 公司近日收到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 天圣制药及其实控人刘群涉嫌单位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一案调查终结, 重庆市人民检察院交由重庆一分检审查起诉。

光看*ST 天圣这个名字, 很多人以为这是一家老牌上市公司,

在A股里能够披星戴帽本身就是一种资历深厚的体现, 而在小券(ID:quanyeguancha)查过资料之后才发现, 这家公司上市刚满两年。

虽然*ST 天圣在A股里资历尚浅, 但所犯下的事可真不少。

1.四大罪状

公告显示, *ST 天圣的实控人及公司总计有以下四大罪状。

第一条, 涉嫌单位行贿罪及对单位行贿罪。

2003年至2018年初, 时任天圣制药实控人的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制药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 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 1474万元, 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人民币 970万元。

200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下半年, 刘群为使被告单位天圣制药谋取不正当利益, 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共计人民币405万元, 其中刘群代表天圣制药给予国有事业单位财物人民币 260 万元。

第二条, ?涉嫌生产、销售假药罪。

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间, 天圣制药的子公司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的名义生产中药饮片,

但未按规定制作生产记录, 成品未经质量检验, 未按规定使用生产批号、产品合格证等, 并以国中医药名义对外销售。

经重庆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 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的中药饮片按假药论处。

经司法会计鉴定, 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 天圣重庆以国中医药名义生产中药饮片价值合计人民币445.8万元, 销售中药饮片金额合计人民币396.9万元。

第三条, ?涉嫌职务侵占罪及挪用资金罪。

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 刘群利用担任天圣制药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 采用虚增款项及费用等方式将天圣制药资金共计人民币9182.495万元非法占为己有。 李洪利用担任天圣制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 帮助刘群非法占有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435万元。

2017年7月至2018年2月期间, 刘群利用担任天圣制药董事长职务上的便利, 通过缴纳保证金、虚增款项、支付预付款和往来款等方式挪用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3325万元借贷给他人,

超过三个月未还。 李洪利用担任天圣制药总经理职务上的便利, 伙同刘群挪用天圣制药资金人民币260万元归个人使用或借贷给他人, 超过三个月未还。

第四条, ?涉嫌虚假诉讼罪。

2016年底至2017年初, 刘群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共计人民币200万元, 为掩饰行贿罪行, 捏造行贿款系借款的事实和证据提起民事诉讼并获得胜诉判决, 判决均未申请执行。

前面三条罪状都还好理解, 都是属于比较常见的罪行, 最后一条“虚假诉讼罪”真是让小券开了眼了, 原来行贿还能这么操作, 真是脑洞打开, 玩出了新高度。

2.公司高管全体沦陷

实际上, 天圣制药的问题在2018年就已经显露端倪。

2018年4月3日, 天圣制药公告称, 董事长刘群因个人原因已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

2018年5月6日, 天圣制药发布公司总经理李洪被有关部门留置的公告;

2018年5月10日, 天圣制药再发公告称, 该公司副总经理李忠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8年6月5日晚间, 天圣制药又发布公告称, 该公司副总经理王永红于2018年5月31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像天圣制药这样公司高管大规模“沦陷”的情况, 真的是非常少见。 当时事件发生的时候, 很多人都蒙在鼓里, 不知道公司到底发生了什么, 直到2018年下半年,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的一篇文章揭露了事情的真相。

2018年10月14日, 中纪委官网发表了一篇题为《干亲圈、微信圈、老乡圈、品酒圈…热衷搞“小圈子”, 总有一天会出事》的文章。

文章批露的第一个案例便是重庆市万州区委原副书记洪承义。 该文章中披露, 洪承义与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打干亲”, 让女儿认刘群为“干爹”, 心安理得接受“干爹”的好处。

刘群经常陪“干女儿”及洪的老婆到商场购买高档商品,

在“干女儿”出国旅游时, 直接给信用卡任其挥霍。

纵容刘群介入自家家事, 不但直接让其为自己操办生日宴, 每年春节期间, 还带刘群回秀山老家, 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发红包、压岁钱等, 一步步沦为 “猎物”。

在关系到位后, 洪承义无原则、无底线为刘群抬轿子、吹喇叭、站台撑腰, 刘群则打着“干亲”的旗号, 利用洪承义的职权便利, 干预组织人事, 将生产的药品打入万州部分公立医院, 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

而在2018年9月, 洪承义被“双开”。 天圣制药的董事长没了保护伞, 自己犯的事自然也就兜不住了。

另外, 天圣制药2018年年报因被会计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公司股票被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股价也因此连续出现10个跌停。

刚上市两年就能闹出这么多“幺蛾子”, 遇到这样的上市公司真的是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