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金融?正文

苹果的谷底还未过去

日前, 苹果发布了2019年第二财季财报。 财报显示, 苹果第二财季营收为580亿美元, 同比下滑5%;净利润为115.61亿美元, 同比下滑16%。 中国区销售额同比下降21%, 而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关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最新出货量统计报告显示, 2019年第一季度, 苹果iPhone在中国出货量同比下降了30%。

尽管围绕苹果的iPhone硬件销售的数据都是下跌, 但苹果服务业数据依然在增长, 从去年99亿美元上升至115亿。

根据财报数据, iPhone贡献的收入当前只占53.5%了, 这个数字在去年同期涨到了61.4%, 上一季度又涨到了61.7%。 而服务业创新高, 收入占比从上季度的13 % 大涨至20%, 成为苹果营收的第二大支柱。

但需要知道的是, iPhone的增长与服务业的增长幅度是呈现正相关的。 对于苹果来说, 无论它的营收结构如何调整, iPhone硬件作为营收支柱与基石的核心地位不会, 因为服务业是依附于iPhone硬件, 它不是建立在空中楼阁之上, iPhone的销售如果持续疲软, 那么也将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服务业的营收与增长速度。

尽管如此, 库克对苹果在中国市场的未来表现出乐观的看法, 理由大致有四:其一, 苹果调整了价格来支撑汇率的走低;其次是中国的增值税率从16%降低到13%。 第三, 苹果以旧换新和消费贷计划实施的非常不错。

第四, 中美的压力缓解, 提振了消费者信心。 为何说苹果的下跌周期可能还没有结束?

从苹果公司股价来看, 自今年1月以来的低点到目前, 一直处于持续反弹中, 去年跌掉的市值, 今年差不多都涨了回来。 库克乐观的表示, 苹果的谷底已经过去了。

但其实从当前苹果面临的竞争环境以及未来趋势看, 苹果的下跌周期可能还没有结束。

首先从智能手机基本面来看。 无论是全球各区域市场还是中国市场, 普遍处于饱和态势, 唯一的增量市场——印度, 苹果迟迟打不进去。

而中国市场作为苹果在海外最大的单一市场, 但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市场在持续萎缩, 无论是存量市场还是增量市场打开局面难度都今非昔比。

而在中国市场, 华为的上行势头非常明显, 它是排名前五的手机厂商中, 唯一一家还在增长的手机厂商,

OPPO、vivo、小米也都在下跌。

根据报告, 2019年第一季度, 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同比萎缩3%, 总出货量具体为8800 万部, 为六年来最差的市场表现。 一贯以高定价策略的苹果要面临比过往更加恶劣的行业大环境以及更加强势的竞争对手, 局面愈加艰难。

其二, 2019年苹果新iPhone可能依然维持原价。 据当前的爆料信息, iPhone XI将成为Apple的下一个旗舰产品, 从外媒曝光的新的iPhone 2019概念机与推断来看, 苹果今年会重复它的定价策略与产品策略, iPhone XI可能会推出iPhone XI 与iPhone XI Max和iPhone XIR三款产品, 产品的外观除了摄像头(新品将会采用后置三摄摄像头)有所改变之外, 变化不大。

据此前业内爆料称, 今年iPhone XI的价格可能在999美元, 外加一些关税, 中国售价可能还是8699元。

当然也不排除会出现新的价格策略的可能性, 但这种可能性较小。

因为如果iPhone新品调整售价, 将极大打压旧款iPhone尤其是iPhone XS系列的性价比, 不利于旧款iPhone清库存。

况且iPhone XI的成本高, 而苹果近两年来新品定价一直都在持续走高, 按照定价惯例, 对苹果来说, 维持当前售价不变事实上就已经是一种价格上的妥协了。

而且苹果过去多年, 还从来没有将新品价格回调的先例。 而苹果早在去年就已经表达不再公布iPhone销量只公布营收与利润, 这其实是确定了iPhone利润优先于市场份额的策略, 也意味着iPhone在硬件利润上是有一定的标准线的, 否则在营收上很难满足资本市场的预期。 因此, 新品iPhone较大幅度降价的可能性很小。

笔者曾经数次指出, 苹果在一个庞大的存量市场(中国)逐步失守, 一个庞大的增量市场(印度)迟迟打不开局面, 苹果当时理性的市场决策应该是牺牲暂时的单机硬件利润, 换取更为持续性的销量增长, 将市场份额拉升到合理的程度。

库克曾经一度将iPhone的销量下滑归咎于汇率、智能手机市场等大环境不乐观,

但一直没有触及灵魂——库克一直回避也不愿意面对的核心问题是iPhone的高定价策略。

但需要知道, 当硬件产品与元器件当发展到一个峰值的时候, 硬件本身的价值是不断缩水的, 但苹果忽略了摩尔定律对硬件产品的作用, 随着软件系统层面的优势缩小, 存量市场换机周期变长, iPhone硬件单品的品牌溢价已经难以支撑过高的价格。

而在5G新品出来之前, 小修小补或许是iPhone新品的一种新常态, 但是在定价策略上, 一旦将价格拉到一个高位之后, 要降下来很难, 因为新品降价相当于破坏了规律, 也对未来5G产品的定价造成了难度, 因为5G时代iPhone新品的价格必然超过4G新品, 但如果届时价格跨度过大, 势必影响到消费者的购机欲望, 也影响到其当前手机产品的溢价与保值性。

但不降价, 新iPhone要维持增长的难度非常大。 可以说, 苹果其实处于一种两难境地。

其三是苹果的5G手机不会在今年发布,相当于是压制了今年新品的消费者购机需求。此前在公布财报之后的电话会议当中,库克首谈5G产品与策略,表示,5G目前还不是苹果考虑的问题,但苹果会在合适的时间和条件下尽快推出产品。

并表示,新技术的转化和应用会对成本造成一定压力,并且技术存在着不同的方向,比如DRAM和NAND,他们目前无法预测下一个新技术的方向究竟是什么。

而基于库克对5G手机的回应,有网友就质疑了,如果不准备推出5G手机,那与高通和解的意义何在?

可以看出,当前消费者对苹果的5G产品抱有一定的期待,但苹果其实有苦难言,这并不是苹果不愿意适配高通5G基带芯片,而是苹果高通和解的时间点太晚。

因为按照新iPhone的研发周期推算,在苹果高通的和解达成期间,2019年的新iPhone预计已经进入到研发末期,要适配高通5G基带芯片在时间点上或许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英特尔基带芯片依旧可能是新iPhone的供应选项。

其实根据日前路透社的报道也能有迹可循: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在英特尔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表示,英特尔XMM 7660调制解调器的第二次迭代将在今年秋季推进,并指出该公司“目前预计将在今年继续推出4G调制解调器,包括该产品的第二次迭代将在秋季回归学校。”

基于XMM 7660的第二次迭代,那么这里面其实也暗指英特尔很可能会为2019年的iPhone提供调制解调器。

而继续沿用英特尔基带芯片,英特尔基带芯片所存在信号体验短板依然会存在新iPhone上,这会是左右消费者购买欲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而苹果iPhone向来存在大小年之说,小年改配置小修小补,大年该外观进行大的升级,本来今年应该是苹果的大年,但考虑到5G成熟的时间节点因素,苹果显然将大招放在了明年。

苹果分析师师郭明琪日前指出,苹果很可能会在市场上使用高通公司的MMwave频谱5G芯片,而5G版iPhone预计最快将于2020年下半年上市,5G版iPhone自然会为苹果带来新一波升级需求,2020年iPhone出货量或为1.95-2亿台。而早前也有消息指出,苹果和高通公司计划在明年秋季将其旗舰产品作为首款5G机型。

苹果的新业务布局尚处于成本投入期,短期内尚难看到成效

因此综合各方面来看,今年苹果的低潮期可能依然会持续,就看库克如何平衡销量与利润的关系,将影响股价波动的利空因素尽量弱化。

但从目前苹果的布局来看,苹果目前的策略是通过一系列变软的策略(原创新闻订阅服务Apple TV+、游戏、流媒体订阅服务等)等软件服务的布局来优化营收结构弱化硬件收入下滑的影响。

但这让过去一向看多苹果的巴菲特也开始担忧,而巴菲特背后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苹果公司的第二大投资者,在今年2月之前,该公司持有逾2.525亿股苹果公司股票。

巴菲特对苹果的服务业布局有了不同的看法,他表示,流媒体“不是一个容易预测的游戏,因为这个市场已经入场了很多大玩家,比如迪士尼和Netflix,它们有着更多的资源以及继续扩张市场的野心。”

但巴菲特认为苹果是一家可以承受一两个错误的公司。这言外之意或许是,苹果当前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以苹果的体量,这个错误尚可以承受。

笔者曾经在《视频服务是块肥肉,但苹果很难吃得下》一文中曾指出,Netflix等原创流媒体巨头对苹果视频服务关闭大门,这意味着苹果在原创视频版权与视频内容的积累上就很难短时间打开局面,苹果要想丰富自身的视频订阅服务的内容,可能需要尽可能的亲自下场去做内容,去拍片,或者说收购其他内容公司,这意味着巨大的成本。

如果它的内容质量与规模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很难说服用户通过苹果的视频服务入口付费,因为用户有Netflix、HBO等更大型、更优质、更丰富的视频平台作为选择。

因此,苹果的新业务布局当前尚处于成本投入期,面临的市场竞争对手非常强大,竞争环境颇为惨烈,短期内尚难看到成效。巴菲特的担忧其实反应了资本市场的期待——资本市场更愿意看到苹果服务业务的持续性增长,不愿意看到苹果像互联网巨头在一项有巨大风险与竞争压力的业务上做战略性亏损布局。

因此,尽管苹果市值已经重登万亿高位,但预计秋季新品发布之后股价基本面依然不容乐观,类比去年苹果的由涨入跌的时间点大致是新品发布前后,今年或许并不是持仓苹果的好时机。

过去巴菲特一向重仓苹果,但去年苹果的股价下跌显然让其开始对苹果的信心有了一定的动摇,据外媒报道,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最近一直在购买亚马逊的股票。

巴菲特掩饰不住对亚马逊的喜爱,他说,“我一直是亚马逊的粉丝,我一直不买亚马逊的股票,简直是个白痴。但我想让你知道,公司买入亚马逊股票不是我个性上的改变。”要知道,巴菲特过去这种由衷透露出来的喜爱只对苹果独有。

当前,巴菲特的持仓股票结构也有了变化,比如说增持了通用汽车和摩根大通的股票,清空了甲骨文股票,也减持了苹果。巴菲特一向有股神之称,增持苹果也让其过去多年赚的盆满钵满,但苹果去年股价的大幅波动显然让其心有余悸。

因此,综上分析,尽管苹果在一年之后又再次重登万亿市值的宝座,但至少在今年,苹果的增长态势并不乐观,苹果下跌周期或许还没有结束,谷底还没有过去。

其三是苹果的5G手机不会在今年发布,相当于是压制了今年新品的消费者购机需求。此前在公布财报之后的电话会议当中,库克首谈5G产品与策略,表示,5G目前还不是苹果考虑的问题,但苹果会在合适的时间和条件下尽快推出产品。

并表示,新技术的转化和应用会对成本造成一定压力,并且技术存在着不同的方向,比如DRAM和NAND,他们目前无法预测下一个新技术的方向究竟是什么。

而基于库克对5G手机的回应,有网友就质疑了,如果不准备推出5G手机,那与高通和解的意义何在?

可以看出,当前消费者对苹果的5G产品抱有一定的期待,但苹果其实有苦难言,这并不是苹果不愿意适配高通5G基带芯片,而是苹果高通和解的时间点太晚。

因为按照新iPhone的研发周期推算,在苹果高通的和解达成期间,2019年的新iPhone预计已经进入到研发末期,要适配高通5G基带芯片在时间点上或许已经来不及了,因此英特尔基带芯片依旧可能是新iPhone的供应选项。

其实根据日前路透社的报道也能有迹可循:英特尔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在英特尔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表示,英特尔XMM 7660调制解调器的第二次迭代将在今年秋季推进,并指出该公司“目前预计将在今年继续推出4G调制解调器,包括该产品的第二次迭代将在秋季回归学校。”

基于XMM 7660的第二次迭代,那么这里面其实也暗指英特尔很可能会为2019年的iPhone提供调制解调器。

而继续沿用英特尔基带芯片,英特尔基带芯片所存在信号体验短板依然会存在新iPhone上,这会是左右消费者购买欲的一个重要影响因素。

而苹果iPhone向来存在大小年之说,小年改配置小修小补,大年该外观进行大的升级,本来今年应该是苹果的大年,但考虑到5G成熟的时间节点因素,苹果显然将大招放在了明年。

苹果分析师师郭明琪日前指出,苹果很可能会在市场上使用高通公司的MMwave频谱5G芯片,而5G版iPhone预计最快将于2020年下半年上市,5G版iPhone自然会为苹果带来新一波升级需求,2020年iPhone出货量或为1.95-2亿台。而早前也有消息指出,苹果和高通公司计划在明年秋季将其旗舰产品作为首款5G机型。

苹果的新业务布局尚处于成本投入期,短期内尚难看到成效

因此综合各方面来看,今年苹果的低潮期可能依然会持续,就看库克如何平衡销量与利润的关系,将影响股价波动的利空因素尽量弱化。

但从目前苹果的布局来看,苹果目前的策略是通过一系列变软的策略(原创新闻订阅服务Apple TV+、游戏、流媒体订阅服务等)等软件服务的布局来优化营收结构弱化硬件收入下滑的影响。

但这让过去一向看多苹果的巴菲特也开始担忧,而巴菲特背后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是苹果公司的第二大投资者,在今年2月之前,该公司持有逾2.525亿股苹果公司股票。

巴菲特对苹果的服务业布局有了不同的看法,他表示,流媒体“不是一个容易预测的游戏,因为这个市场已经入场了很多大玩家,比如迪士尼和Netflix,它们有着更多的资源以及继续扩张市场的野心。”

但巴菲特认为苹果是一家可以承受一两个错误的公司。这言外之意或许是,苹果当前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以苹果的体量,这个错误尚可以承受。

笔者曾经在《视频服务是块肥肉,但苹果很难吃得下》一文中曾指出,Netflix等原创流媒体巨头对苹果视频服务关闭大门,这意味着苹果在原创视频版权与视频内容的积累上就很难短时间打开局面,苹果要想丰富自身的视频订阅服务的内容,可能需要尽可能的亲自下场去做内容,去拍片,或者说收购其他内容公司,这意味着巨大的成本。

如果它的内容质量与规模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就很难说服用户通过苹果的视频服务入口付费,因为用户有Netflix、HBO等更大型、更优质、更丰富的视频平台作为选择。

因此,苹果的新业务布局当前尚处于成本投入期,面临的市场竞争对手非常强大,竞争环境颇为惨烈,短期内尚难看到成效。巴菲特的担忧其实反应了资本市场的期待——资本市场更愿意看到苹果服务业务的持续性增长,不愿意看到苹果像互联网巨头在一项有巨大风险与竞争压力的业务上做战略性亏损布局。

因此,尽管苹果市值已经重登万亿高位,但预计秋季新品发布之后股价基本面依然不容乐观,类比去年苹果的由涨入跌的时间点大致是新品发布前后,今年或许并不是持仓苹果的好时机。

过去巴菲特一向重仓苹果,但去年苹果的股价下跌显然让其开始对苹果的信心有了一定的动摇,据外媒报道,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最近一直在购买亚马逊的股票。

巴菲特掩饰不住对亚马逊的喜爱,他说,“我一直是亚马逊的粉丝,我一直不买亚马逊的股票,简直是个白痴。但我想让你知道,公司买入亚马逊股票不是我个性上的改变。”要知道,巴菲特过去这种由衷透露出来的喜爱只对苹果独有。

当前,巴菲特的持仓股票结构也有了变化,比如说增持了通用汽车和摩根大通的股票,清空了甲骨文股票,也减持了苹果。巴菲特一向有股神之称,增持苹果也让其过去多年赚的盆满钵满,但苹果去年股价的大幅波动显然让其心有余悸。

因此,综上分析,尽管苹果在一年之后又再次重登万亿市值的宝座,但至少在今年,苹果的增长态势并不乐观,苹果下跌周期或许还没有结束,谷底还没有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