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金融?正文

盒马首次关闭门店 新零售战线收缩

不同于传统零售的缓慢开店, 新零售从诞生到急速扩张所需要的时间并不长, 但关店收缩往往也只在“一夜之间”。 4月30日, 笔者获悉, 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将于2019年5月31日起停止营业。 这是盒马加速开店进程中首次关店。 不过关店的不止盒马一家,

就在前不久, 小象生鲜也直接关闭了位于无锡、常州的多家门店, 曾红极一时的新零售显然已经从舍命狂奔步入战线收缩调整阶段。 舍命狂奔到闭店调整

与开店时候的备受瞩目相似, 盒马鲜生闭店也同样引起广泛关注。 对于即将停止营业的盒马鲜生昆山新城吾悦广场店, 盒马方面回应称, 该店属于正常调整, 未来还将在苏州和昆山开出更多门店。 按照盒马ceo侯毅的话来说, 做零售没有百分之百的事情, 门店规模上去之后, 经营好的门店要更好, 差的门店也要及时调整, 这样才能保持整体健康的状态。

在上个月接受媒体采访时, 盒马CEO侯毅也曾回答关于闭店的问题, 他直言, “此前盒马舍命狂奔, 肯定会有开过头的情况, 开过头就要调整。 ”侯毅表示, 做零售业需要有超前的商业嗅觉, 看到不行确实需要马上掉头。

昆山门店是盒马在行进过程中首次关闭的门店,

至于全国其他地方的部分门店是否也会陆续经历大幅调整尚未可知。 不过, 与此前的舍命狂奔相比, 盒马显然选择调整脚步, 不会再继续“烧钱”去维系一些经营不好的门店。

根据盒马官网信息显示, 目前盒马在全国已有149家门店, 5月1日即将开业的北京万优汇店是第150家盒马门店。 盒马相关负责人表示, 盒马将在今年继续保持高速扩张, 并探索精细化运营, 除了盒马鲜生门店, 还将继续探索盒马菜市、盒马mini、盒马F2和盒马小站等多业态布局。

规模扩张与精细化选址相悖

与电商平台不同, 实体零售的经营情况受地理位置的影响颇大, 业内也一直流传有好的选址至少决定门店成功一半的说法。 而新零售企业在前期扩张过程中, 或者为急于扩大规模而放宽选址标准, 或者因为重线上单量的思维而轻视实体门店选址的重要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零售业内人士者透露, 之前盒马在开店时对地理位置的选择没有那么依赖, 可能也会开在工业区与生活区交界的地方等, 一般大卖场如果开到这种位置的话客流量可能就很难保证。 不过盒马的设想应该是通过电商流量能够弥补线下位置的不足, 但是目前看起来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选址对于无论何种模式的实体门店来说仍然很重要, 因此一些选址不太好的门店肯定面临着调整。

与此同时, 新零售物种初期主打的大店模式在选址上也有局限。 经过传统零售数十年的发展, 一线城市城内大面积、带停车场的物业数量已经很有限, 这在建筑商与零售商眼中已经基本是共识。 城里并不适宜做相对占用社会资源较多的大店模式, 而远郊更容易找到合适的物业, 但在客流量和目标客群上又会受到一定制约。

另外,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 对于盒马鲜生来说, 如果按照预想线上订单量不断增多, 单量占比甚至超过七成以后, 那线下门店势必也就将不再需要太大的展示面积, 否则平衡人力、租金成本来看会很不划算。 新零售收缩战线

疯狂扩张的门店数量事实上也与运营管理水平产生了错位, 新零售物种的光环并未使他们得以避免传统零售所存在的那些问题。 从去年底开始, 盒马地域歧视、餐厨垃圾混放、过期食品标签门等问题的先后曝出都对其形象造成负面影响。

进入2019年以来, 曾经风光的新零售物种逐渐归于“平静”, 重新思考业务模式的可行性, 也开始暂停脚步对此前踩过的坑进行梳理。 除盒马鲜生外, 小象生鲜也于近日关掉了位于无锡、常州的多家门店, 仅保留北京的两家门店重新进行业务探索。

而7FRESH也于不久前经历高管调动、开店停滞等情况。

事实上, 去掉花哨的外衣, 新零售的本质也无外乎提供消费者最需要的商品和服务, 新零售物种们在前期踩过坑之后还是要回归零售本质。 侯毅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 盒马从一线城市走到全国各地市场, 例如南通等三线城市, 对于这些城市来说盒马价格还是偏高了一点, 所以还是需要去进一步研究适合当地老百姓需求的价格体系和商品, 还是需要重新定位适应不同商圈的店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