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宏观?正文

包商银行被接管,昔日“明天系”核心机构已两年未出年报

5月24日,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公告称, 鉴于包商银行出现严重信用风险, 决定自2019年5月24日起对包商银行实施接管, 接管期限一年。

公告同时称, 自接管开始之日起, 接管组全面行使包商银行的经营管理权, 并委托建设银行托管包商银行业务。

建设银行组建托管工作组, 在接管组指导下, 按照托管协议开展工作。

公开信息显示, 包商银行曾是“明天系”旗下重要金融机构。 独角金融了解, 包商银行问题频发。 从2017年至今, “信用风险”一直与包商银行相伴而行。

1 信用风险集聚

今年3月11日, 包商银行内部员工因违规放贷, 造成2亿元损失而被判刑的案例, 就把其涉嫌流于形式的信贷内控展现的淋漓尽致。

据裁判文书网显示, 2013年11月, 包商银行北京分行金融事业部业务经理刘京鹏, 在办理包商银行北京分行与河曲县新胜民用煤储售煤场通道贷款业务时, 与同行金融事业部部门经理牛敏商议, 在办理此业务时收取53.2万元咨询费。 刘京鹏将其中的8万元分给牛敏, 余款据为己有。

最重要的是, 在申请借款时, 新胜民用煤储售煤场在处于停产状态下, 向包商银行提供了虚假贷款资料。

而刘京鹏在发放贷款前, 并未对用款企业的信用等级及提交的虚假资料认真审核, 也未到该企业进行实地调查。 在流动资金借款合同面签过程中, 在未对李某(衡水银行副董事长)的身份及权限进行核实的情况下, 便将该笔贷款申报到包商银行北京分行相关部门审批并将贷款发放。 贷款发放后, 用款企业仅归还了包商银行的部分利息, 本金2亿元至今未还。

更让人不解的是, 除了蒙受2亿元的损失, 包商银行至今未披露2017年年报以及2018年各季度的财务数据。

独角金融翻查包商银行网站发现, 目前能查询的最新财务报表是到2017年的三季度。 这也就意味着包商银行已经连续两年没出过年报了。 独角金融发现《包商银行关于2017年度信息披露的公告》显示, 因为拟引进战略投资者, 故暂不披露2017年度报告。

另外, 由于包商银行迟迟未能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

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于2018年7月10日发布公告称, 延迟披露《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度跟踪评级报告》。 而早在包商银行2017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 大公国际便指出预计未来1-2年, 包商银行经营发展面临一定挑战, 未来信用状况存在下降风险, 并将该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值得注意的是, 包商银行2011年至2016年, 该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45%、0.87%、1.00%、1.37%、1.41%和1.68%, 已连续5年上涨。 截至2017年3月末, 该不良贷款余额已上升至29.78亿元, 不良贷款率继续上升至1.70%。

2 “明天系”的重要落子

包商银行曾经是资本市场上“明天系”中的重要一员。 据公开资料显示, “明天系”的金融机构资产一度高达3万亿元, 包商银行是“明天系”在银行领域的一枚重要落子。

上世纪末、本世纪初, 国内迎来第一波城商行改制潮。 包商银行地处“明天系”掌门人肖建华妻子周某某的老家内蒙古包头。

天时、地利皆具, 很快就被肖建华瞄上, 成为最早被“明天系”控股的金融机构之一。 从“明天系”后来一系列的金融布局也可以看出, 肖建华确实一贯善于抓住重大金融改革带来的政策机遇。

从之后的发展看来, 包商银行一度受到肖建华的重视, 规模在全国城商行中处于较前位置, 在“明天系”内, 也是被当作旗舰银行。 然而, 包商银行最终还是面临着被“明天系”出清的可能。 有媒体去年10月报道, 在“一参一控”的监管模式下, “明天系”内除了哈尔滨银行外的银行股权都将出清。

从2017年开始, 在金融去杠杆的过程中, “明天系”开启了“大甩卖”以偿还银行债务。 “明天系”动荡之下, 包商银行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不良率自2011年以来一路攀升, 还有各种信用风险缠身。

另外, 关于前文提到的2017年年报烂尾事件, 包商银行曾发公告表示, 是因为“拟引进战略投资者”, 这被行业人士看作是“明天系”或将退出该行的实锤。

不过, 时至今日新的战略投资者仍然未能出现。

3一张庞大的金融网

作为声名显赫的民营资本系族, “明天系”曾是持有券商牌照最多的民营资本, 旗下一度拥有太平洋证券、恒泰证券、长财证券、新时代证券、远东证券等, 此外还曾试图收购北京证券。

银行领域, “明天系”多通过旗下ST明科、西水股份、华资实业等上市公司及非上市公司投资银行, 控股的银行为包商银行、潍坊银行、哈尔滨银行, 曲线参股的银行则包括天津商业银行(现为天津银行)、厦门市商业银行(现为厦门银行)、泰安商业银行、包头大众城市信用社、温州市商业银行、宝鸡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等城商行。

此外在华夏银行、兴业银行、深发展(现平安银行)等上市银行中, “明天系”亦曾持有或曾经持有股份。

最为隐秘, 难以穿透的信托机构, “明天系”也布局多年,旗下有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以及合作伙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北京信托等机构。

至于私募基金、PE机构,“明天系”更是涉猎颇深。“明天系”核心人士曾向独角金融透露,近来新崛起的诸多独角兽公司,“明天系”实则也有介入。

“明天系”另一块重要资产则在A股,在明天科技、西水股份、华资实业“三驾马车”的基础上,“明天系”的身影还曾在游久游戏、圣莱达、新黄浦、北方创业、农产品等上市公司中。

“明天系”也布局多年,旗下有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以及合作伙伴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北京信托等机构。

至于私募基金、PE机构,“明天系”更是涉猎颇深。“明天系”核心人士曾向独角金融透露,近来新崛起的诸多独角兽公司,“明天系”实则也有介入。

“明天系”另一块重要资产则在A股,在明天科技、西水股份、华资实业“三驾马车”的基础上,“明天系”的身影还曾在游久游戏、圣莱达、新黄浦、北方创业、农产品等上市公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