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投融资?正文

乐视网退市 贾跃亭故事时代终结

不断地吹大一个又一个的“泡泡”, 融入一轮又一轮的资金, 为“乐视生态”一次又一次地“输血”, 延续“生态故事”一个又一个的神话……这样贾跃亭式的“神话故事”, 在深交所作出乐视网暂停上市决定的这个初夏, 正式终结。

5月10日, 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公告称, 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的相关规定,

深交所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乐视网股票上市。

这家曾经的创业板龙头企业, 鼎盛时期的市值曾达到1700亿元。 如今黯然离场, 停牌前股价只有1.69元, 市值收缩至67.42亿元, 只有顶峰时期市值的4%。

乐视网当晚公告称, 暂停上市后, 如果2019年乐视网的净利润为亏损、净资产为负、审计报告被出具保留意见、被宣布破产, 或者被立案调查认为存在重大信息披露违法等强制退市情形, 乐视网可能存在终止上市的风险。

种种迹象显示, 乐视网在2019年“翻身”可能性甚微, 除非贾跃亭及时偿还其关联公司所欠乐视网的巨额应收款, 同时乐视网重新找到核心主业、经营层面恢复良性循环。

目前的乐视网千疮百孔、债台高筑, 2018年乐视网净资产为-30.26亿元, 净利润为-40.96亿元;同时, 对供应商、服务商等的欠款约33.55亿元, 长短期借款5.55亿元, 其他流动负债约33.04亿元;而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关联企业对乐视网的欠款28亿元,

至今始终未有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所以, 如今暂停上市, 只是乐视网走向彻底退市的又一个步骤。

谁一手建造了这幢“大楼”, 又一手毁了它?乐视网的创始人、大股东贾跃亭, 难辞其咎。 他曾经登峰造极, 6年前的2013年5月, 乐视超级电视以黑马姿态, 闯入彩电圈, 2016年的销量便直逼600万台, 似乎眼看就要颠覆整个彩电业的竞争格局, 连TCL电子当时都找乐视来战略入股。

贾跃亭的“硬件亏本、内容贴补”的生态玩法, 曾经攻城夺塞、势如破竹, 而且追随者众。 在乐视之后, 小米、微鲸、PPTV、暴风等纷至沓来, 当年一下子涌现了十多家新的互联网电视玩家。

笔者的一位朋友, 就曾在这股互联网电视的热潮中, 从一家传统彩电企业辞职, “转会”到新兴的互联网电视公司。 没想到, 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楼塌下。 在乐视风波之后,

互联网电视的“神话”破灭, 资本市场由热转冷, 这位朋友进入的互联网电视公司也于今年春节前后结束了电视业务。

任何自身不创造价值, 依靠讲故事、资本“输血”的所谓商业模式, 最终都不长久, 迟早会在“泡沫”吹破之后, 从高空跌落到冰冷的地面。 贾跃亭、乐视网和乐视生态, 就是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

一位曾经的乐视超级电视经销商、LePar(乐帕)合作人告诉笔者, 贾跃亭曾把手握乐视超级电视经销权的LePar(乐帕)公司从乐视网剥离, 经销商的货款都打入乐视控股的相关账户, 资金在乐视网“体外”打转, 可能流入乐视手机、乐视汽车等新的项目。

贾跃亭不断“造”新的概念、乐视生态的新项目, 乐视网在美好“故事”的烘托下, 市值扶遥直上。 贾跃亭凭乐视网大股东的身份, 通过抵押股权、上市公司连带担保等方式, 为新项目不断吸纳新资金。 一个例子就是,

乐视网为乐视体育、乐视云的股东违规承担担保, 涉及巨额担保赔偿。

只要“击鼓传花”的游戏延续, 不断有新项目吸引到新资金, 乐视生态就能维系, 哪怕生态里的项目自身并不盈利。 但是当彩电市场变冷, 叠加资本市场变冷, 乐视的资金链就断了, 轰然倒下。

现在, 哪怕是新兴互联网电视阵营里尚存的小米, 也不会“硬件亏本”。 2019年, 中国互联网电视广告市场的规模有望大幅增长, 智能大屏的价值实现曙光窄现。 但是, 无论是酷开、KKTV、VIDAA等传统电视的互联网子品牌, 还是依靠融创集团、重新出发的“乐融Letv”, 在积极做大智能电视内容、服务“软件”收入的同时, 谁也不敢再踩“硬件亏本”的“雷区”, 顶多成本打平, 因为乐视已是沉痛的前车之鉴。

世界上从来没有“救世主”, 除了自己。 孙宏斌两年前斥资约150亿元“拯救”乐视系, 没料到贾跃亭在乐视网挖的坑很多深、对乐视网的巨额欠款也不还。

孙宏斌旗下的融创已经“釜底抽薪”, 去年获得超级电视业务所在“乐融致新”公司的控股权, 乐融致新今年已不再纳入乐视网。 乐视网已几乎变为没有核心主业的“空壳”。 仍在忙FF项目的贾跃亭, 如果偿还乐视网欠款, 乐视网也许还有一丝“生还”的希望, 否则乐视网彻底退市、贾跃亭所持股权“化水”, 都将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