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投融资?正文

团贷网唐军 :七年一梦

在7年前, 籍籍无名的创业者唐军砸出213万元买下与史玉柱共进午餐的机会。

这期间, 依靠史玉柱的人脉与投资, 他的生意扶摇直上, 赢得诸多令人目眩的光环: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胡润80后白手起家50强……

7年后, 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商业精英的人设碎了一地, 留下一片狼藉的企业和焦急的投资人。 买来的贵人缘

“关系会带来长久的业务, 好的交易会创造更多的交易。 ” 史玉柱是唐军的贵人。 和史玉柱一样, 唐军热爱冒险, 福布斯中国对他的评价是 “白手起家, 乐于冒险, 敢想敢做, 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 ” 1987 年唐军出生在四川达州农村, 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海学院后, 他开始大展身手, 帮联通和驾校做代理, 帮银行举行校园炒股大赛, 两年就赚了40多万元。

2008年, 唐军将赚到的40万元以及找做废品生意的父亲借的 20 多万元投入股市, 却在一年后的股灾里亏得一塌糊涂。 投资失败一度让唐军意志消沉, 最后在大三时选择退学。 退学后的唐军想借贷做生意, 最终却进入一家贷款公司成为销售。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 他摸清了行业的玩法, 赚到了启动资金。

利用这笔启动资金, 唐军和同学张林合作创办东莞市俊特信贷咨询有限公司, 帮助小微企业从银行贷款, 很快公司就实现了盈利。 但好景不长, 2011 年的金融风暴让唐军再次受挫, 欠下了 800 多万元的债务。

生意失败, 唐军想到了史玉柱东山再起的故事, 他跑到上海“考察”巨人集团。 但没有见到史玉柱, 只能在门口闲逛, 和保安闲聊两句, 隔着玻璃看看内部的陈设。 不过上海之行还是给了唐军启发, 他看到“团购网”的广告后, 用同样的思路创办“团贷网”, 这种模式其实就是今天的P2P网贷。

几个月后, 唐军终于等来了机会。 优米网模仿美国人拍卖“巴菲特午餐”, 再次拍卖“史玉柱三小时”, 刚刚还清债务的唐军豪掷213万元, 获得了跟史玉柱见面的资格。

唐军甚至准备了一套黄金餐具送给史玉柱, 并称“筷子代表保健品业务, 勺子代表巨人网络, 碗寓意金融业务。

这顿200多万元的高价午餐, 给唐军带来了比成本更高的回报。 在这次会面中, 唐军坦诚, “我担心的是这种生意一直处在灰色地带。

另外就是公信力建立不起来, 大家不敢上网站来投资。 ”史玉柱的回答是:“打擦边球不丢脸, 10年前的淘宝, 也是灰色的。 ” 史玉柱将唐军介绍给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 以及在唐军前一年以190多万元拍下史玉柱午餐的创业者袁地保。

这个25岁的年轻人很快进入了史玉柱的朋友圈。 团贷网前两轮融资中都有巨人创投的身影, 袁地保也在考察之后向团贷网投资2000万元。 而团贷网在2017年完成的18亿元巨额融资, 领投的正是民生资本。 与史玉柱关系密切的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后来成为团贷网“首席品牌营销顾问”。

200万元不仅买来了一顿午餐, 还让唐军买到了贵人缘, 买到了融资和人脉, 可谓大赚。

玩转市值游戏

“你们一本正经,

我万事游戏。 ”

2014年后, 国内P2P网贷行业的监管逐渐收紧。 3月, 银监会发布网贷平台“四条红线”。 为了把团贷网的价值最大化, 唐军迫切地希望登陆资本市场套利。

2015年6月1日, 上市公司浩宁达拟入股团贷网。 但由于会议审议的全部议案均未获通过, 收购团贷网计划终止。

唐军马不停蹄地继续寻找下一个标的。 4个多月后他以每股1元的价格认购光影侠5000万股, 占股光影侠90.19%。

拿到控股权后, 光影侠设立全资子公司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 通过收购、新设、置换的方式将P2P业务置入业务范围中。 装入互金业务前, 光影侠营收686万元、净利润1万元。 装入互金业务后, 光影侠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5.76亿元, 同比增长11223.87%;净利润1.03亿元, 同比增长6439.21%。

这笔5000万元成本的资本运作相当成功, 截至2017年2月14日, 光影侠每股价格报128.70元, 总市值达71.35亿元。

新三板的高股价却不能让唐军套现。 根据全国股转公司于 2016年5月27日正式施行的《关于金融类企业挂牌融资有关事项的通知》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分层管理办法(试行)》,

P2P企业被新三板直接拒之门外, 即便已进入新三板的P2P企业也无缘创新层, 融资、交易行为也将受到严格审查。

尽管未能成功套现, 但这次曲线借壳给了唐军信心和经验。 仅仅一年多之后, 光影侠申请终止挂牌, 3月29日完成摘牌。

摘牌前, 唐军和团贷网早已开始布局, 此次借壳的标的是鸿特精密。 早在2016年底, 团贷网背后的陕国投-鑫鑫向荣8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影子军团, 通过大宗交易和集合竞价等方式悄然收集超过鸿特精密总股本30%。

2017年2月22日, 鸿特精密召开董事会, 决定出资6000万元在东莞市设立三家全资子公司, 开展以普惠金融、供应链金融和网络借贷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业务, 精准对接团贷网的新业务置入等问题。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三家公司的登记住所均为团贷网办公所在地。

显然,光影侠从新三板退市前,团贷网的部分互金业务就装入了鸿特精密,可谓神速。

这次借壳,还不止这么简单——2017年10月30日,鸿特精密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通知,间接控股股东广东万和集团,拟与派生集团(团贷网母公司)、唐军及北京 派生进行战略合作,收购北京派生100%的股权,引入派生集团成为战略股东,万和集团全体股东同意将万和集团14.8% 的股权作为支付对价。双方约定,上述股权采取远期交割方式,一年后再视具体情况进行交割。

在此之前,唐军还将派生集团旗下的你我金融,出售给了新华联集团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新丝路文旅,作价14.118亿港元。

首先在上市公司内部延伸出一个新主业,形成双主业格局。新主业与重组公司主业相同,通过收购同类公司完成实控人变更。这就是团贷网两次曲线借壳的套路。

先把互金业务置入上市公司,再将其置换成其他企业的股权或现金,此时的唐军玩转资本市场已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

这次,讲一个环保的故事

“一个人永远讲故事的人,他生活在自己的故事和别人的故事之中。”

唐军的第二次借壳操作,表面上是成功的。

鸿特精密2018年5月更名为鸿特科技,今年2月又更名为派生科技。2017年,派生科技实现营收29.37亿元,同比增长104.95%;实现净利润4.91亿元,同比增长880.12%。

从2017初到唐军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前,派生科技的市值暴涨了近5倍,达200多亿元。

光鲜的表面下藏着隐患。其一是金融去杠杆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日趋严格,互金的故事不好讲了;其二则是派生科技的流动性太差,几乎没有投资者接盘。唐军事发前,派生科技的股东人数仅为4819户,户均持股市值达到了421万元。

既然互金的故事不好讲,索性就不再讲下去。幕布再次拉开,这次登场的是派生科技的另一家子公司,小黄狗。

今年1月17日,鸿特科技发布公告,中止与万和集团的战略合作协议。公告中明确提到“2018 年下半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发生了重大变化,已不适合在该行业继续做大做强,鸿特科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也适时审慎做出了终止互联网金融业务、重点开展智能制造的发展战略。”

剥离团贷网,装进小黄狗,继续做高市值,好一出乾坤大挪移!

小黄狗是唐军继团贷网之后的另一个明星创业项目,它成立于P2P每况愈下的2017年,同样是派生科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但未装进上市公司派生科技。

2018年6月,小黄狗获得中植集团10.5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60亿元;10月27日,小黄狗获得易事特1.5亿元增资,易事特持有小黄狗 0.99%的股权,此时小黄狗的估值已经到达 150 亿元。

小黄狗的商业模式,是以回收机器覆盖社区,用户扫码回收可以立刻获得现金,小黄狗则将回收的废品处理变现。唐军曾在一次采访中公开表示,未来三年小黄狗将投放100万台回收机。

据估算,小黄狗的垃圾回收机的制造成本大概在2万元到2.5万元之间。100万台回收机,仅制造成本就超过200亿元,这显然不是一家创业公司可以承受的规模。

唐军有自己的想法,既然直营的成本负担不了,干脆就做加盟。

小黄狗官网显示,预订回收机即享受3年分利润权利,与平台五五分成。加盟方式是10台起预定,每台租金500元/年(每季度从利润中扣除125 元),押金5万元/台。

其官网给出的投资盈利分析指出,每台小黄狗一年净利润最高39968元,最低18323元。据此计算,投资一台小黄狗5万元,年化收益率约为17% 至39%之间。据小黄狗客服介绍,公司不承诺投资小黄狗的具体收益,但可以保证3年后加盟费全额退还。不过小黄狗有18个月的设备铺设期,在此期间投资人没有收益。

这几乎是把网贷的玩法,移植到了环保领域。

但表面风光无限的小黄狗,其2018年只产生了6700万元的收入和现金流,显然撑不起超过100亿元的估值。

结局,锒铛入狱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3月28日,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同时,警方在通报中呼吁团贷网 投资人报案登记。 团贷网爆雷了。

就在前一晚,一则关于团贷网总部被经侦封锁的消息在多个微信群传播。据团贷网官网显示,其注册用户有800多万人,投资人数高达22.2万。

警方尚未公布唐军投案的原因。目前有两种推测,一种是团贷网承诺的利息过高,资金链捉襟见肘;另一种则是小黄狗的快速扩张挪用团贷网资金或涉嫌套利。

据调查,事实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首先,派生科技2018年7月20日关于对创业板关注函的回复显示,小黄狗2018年1~6月营业收入为0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小黄狗总资产为8.26亿元,净资产为4.81亿元。这样的资金规模,恐怕不足以影响累计成交量上千亿元,借贷余额超过145亿元的团贷网。

另外,根据团贷网投资人提供的录音,东莞警方也透露,“小黄狗它是一个正常的公司,我们现在查处的是团贷网”。小黄狗也在唐军投案的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其 “运营一切正常”。

用P2P平台做资金来源,用环保企业讲故事做市值,把各个垂直领域的金融公司装入上市公司套利,最后在股价高点割韭菜。唐军这一套资本游戏的玩法,与贾跃亭颇有几分相似,可惜道行不够,没有忽悠到太多投资人。

由于派生科技没有投资者接盘,唐军的资金链捉襟见肘。

就在3月20日,派生科技的大股东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将所持的8339万股股票全部质押,市值接近43亿元;3月26日,实际控制人唐军将自己名下的597万股也全部质押,市值约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股权质押的受理方都是中融信托,中融信托隶属于小黄狗投资方中植集团。

投案一周前,唐军还在朋友圈晒出自己跑步的自拍,并配文:“10公里,补上。”

讽刺的是,此时团贷网的资金漏洞,已经补无可补。唐军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当你失败,最落魄最倒霉(的时候),哪怕你饭都吃不上了,然后欠一堆债,哪怕是马上要去坐牢,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恐惧。”这句看似玩笑的话最终一语成谶。

资本市场,是用来给企业融资助力的,而不是用来做市值套现的。如果不动借壳套现的歪心思,团贷网今天或许还可以正常运转,小黄狗还会顶着明星创业公司的光环继续融资,唐军也还会是那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这7年宛如黄粱一梦,却无可回头。

我们也衷心地希望,像唐军这样,坑了股民,坑了企业,坑了投资人,最终也坑了自己的投机者,不要再出现了。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三家公司的登记住所均为团贷网办公所在地。

显然,光影侠从新三板退市前,团贷网的部分互金业务就装入了鸿特精密,可谓神速。

这次借壳,还不止这么简单——2017年10月30日,鸿特精密发布公告称,公司接到控股股东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通知,间接控股股东广东万和集团,拟与派生集团(团贷网母公司)、唐军及北京 派生进行战略合作,收购北京派生100%的股权,引入派生集团成为战略股东,万和集团全体股东同意将万和集团14.8% 的股权作为支付对价。双方约定,上述股权采取远期交割方式,一年后再视具体情况进行交割。

在此之前,唐军还将派生集团旗下的你我金融,出售给了新华联集团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新丝路文旅,作价14.118亿港元。

首先在上市公司内部延伸出一个新主业,形成双主业格局。新主业与重组公司主业相同,通过收购同类公司完成实控人变更。这就是团贷网两次曲线借壳的套路。

先把互金业务置入上市公司,再将其置换成其他企业的股权或现金,此时的唐军玩转资本市场已是驾轻就熟,信手拈来。

这次,讲一个环保的故事

“一个人永远讲故事的人,他生活在自己的故事和别人的故事之中。”

唐军的第二次借壳操作,表面上是成功的。

鸿特精密2018年5月更名为鸿特科技,今年2月又更名为派生科技。2017年,派生科技实现营收29.37亿元,同比增长104.95%;实现净利润4.91亿元,同比增长880.12%。

从2017初到唐军被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前,派生科技的市值暴涨了近5倍,达200多亿元。

光鲜的表面下藏着隐患。其一是金融去杠杆和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日趋严格,互金的故事不好讲了;其二则是派生科技的流动性太差,几乎没有投资者接盘。唐军事发前,派生科技的股东人数仅为4819户,户均持股市值达到了421万元。

既然互金的故事不好讲,索性就不再讲下去。幕布再次拉开,这次登场的是派生科技的另一家子公司,小黄狗。

今年1月17日,鸿特科技发布公告,中止与万和集团的战略合作协议。公告中明确提到“2018 年下半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发生了重大变化,已不适合在该行业继续做大做强,鸿特科技董事会及股东大会也适时审慎做出了终止互联网金融业务、重点开展智能制造的发展战略。”

剥离团贷网,装进小黄狗,继续做高市值,好一出乾坤大挪移!

小黄狗是唐军继团贷网之后的另一个明星创业项目,它成立于P2P每况愈下的2017年,同样是派生科技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但未装进上市公司派生科技。

2018年6月,小黄狗获得中植集团10.5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到60亿元;10月27日,小黄狗获得易事特1.5亿元增资,易事特持有小黄狗 0.99%的股权,此时小黄狗的估值已经到达 150 亿元。

小黄狗的商业模式,是以回收机器覆盖社区,用户扫码回收可以立刻获得现金,小黄狗则将回收的废品处理变现。唐军曾在一次采访中公开表示,未来三年小黄狗将投放100万台回收机。

据估算,小黄狗的垃圾回收机的制造成本大概在2万元到2.5万元之间。100万台回收机,仅制造成本就超过200亿元,这显然不是一家创业公司可以承受的规模。

唐军有自己的想法,既然直营的成本负担不了,干脆就做加盟。

小黄狗官网显示,预订回收机即享受3年分利润权利,与平台五五分成。加盟方式是10台起预定,每台租金500元/年(每季度从利润中扣除125 元),押金5万元/台。

其官网给出的投资盈利分析指出,每台小黄狗一年净利润最高39968元,最低18323元。据此计算,投资一台小黄狗5万元,年化收益率约为17% 至39%之间。据小黄狗客服介绍,公司不承诺投资小黄狗的具体收益,但可以保证3年后加盟费全额退还。不过小黄狗有18个月的设备铺设期,在此期间投资人没有收益。

这几乎是把网贷的玩法,移植到了环保领域。

但表面风光无限的小黄狗,其2018年只产生了6700万元的收入和现金流,显然撑不起超过100亿元的估值。

结局,锒铛入狱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 3月28日,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主动向东莞市公安局投案,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同时,警方在通报中呼吁团贷网 投资人报案登记。 团贷网爆雷了。

就在前一晚,一则关于团贷网总部被经侦封锁的消息在多个微信群传播。据团贷网官网显示,其注册用户有800多万人,投资人数高达22.2万。

警方尚未公布唐军投案的原因。目前有两种推测,一种是团贷网承诺的利息过高,资金链捉襟见肘;另一种则是小黄狗的快速扩张挪用团贷网资金或涉嫌套利。

据调查,事实更倾向于前一种可能。首先,派生科技2018年7月20日关于对创业板关注函的回复显示,小黄狗2018年1~6月营业收入为0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小黄狗总资产为8.26亿元,净资产为4.81亿元。这样的资金规模,恐怕不足以影响累计成交量上千亿元,借贷余额超过145亿元的团贷网。

另外,根据团贷网投资人提供的录音,东莞警方也透露,“小黄狗它是一个正常的公司,我们现在查处的是团贷网”。小黄狗也在唐军投案的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其 “运营一切正常”。

用P2P平台做资金来源,用环保企业讲故事做市值,把各个垂直领域的金融公司装入上市公司套利,最后在股价高点割韭菜。唐军这一套资本游戏的玩法,与贾跃亭颇有几分相似,可惜道行不够,没有忽悠到太多投资人。

由于派生科技没有投资者接盘,唐军的资金链捉襟见肘。

就在3月20日,派生科技的大股东广东硕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将所持的8339万股股票全部质押,市值接近43亿元;3月26日,实际控制人唐军将自己名下的597万股也全部质押,市值约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股权质押的受理方都是中融信托,中融信托隶属于小黄狗投资方中植集团。

投案一周前,唐军还在朋友圈晒出自己跑步的自拍,并配文:“10公里,补上。”

讽刺的是,此时团贷网的资金漏洞,已经补无可补。唐军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当你失败,最落魄最倒霉(的时候),哪怕你饭都吃不上了,然后欠一堆债,哪怕是马上要去坐牢,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恐惧。”这句看似玩笑的话最终一语成谶。

资本市场,是用来给企业融资助力的,而不是用来做市值套现的。如果不动借壳套现的歪心思,团贷网今天或许还可以正常运转,小黄狗还会顶着明星创业公司的光环继续融资,唐军也还会是那个年轻有为的企业家。这7年宛如黄粱一梦,却无可回头。

我们也衷心地希望,像唐军这样,坑了股民,坑了企业,坑了投资人,最终也坑了自己的投机者,不要再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