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宏观?正文

支付巨头的收割时刻:不是扛不住,而是吃定你了

生意就是生意。 不独是支付行业, 再强大的巨头, 再美妙的故事, 终将囿于柴米油盐的日常。 生活在继续, 收割不会缺席, 只会迟到。

21日, 支付宝宣布对信用卡还款收费。 而早在2016年10月, 支付宝已经针对用户提现收费。

至于微信支付, 转账、提现、信用卡还款都收费,

并且在开始收费的时点上比支付宝更早。

多年前, 在商业银行处处收费的时候, 支付宝和财付通以免费的名义俘获了一批又一批用户;如今, 在商业银行的上述交易基本全面免费之后, 它们的免费午餐却越来越少了。

从遍地免费到处处收费, 两大支付巨头的这种变化, 既是行业监管从严、成本压力上升的结果, 更是支付战争进入持久战的标志。

对腾讯和阿里来说, 还没有到扛不住的时候, 不过是吃定了用户——越来越多的收费, 丝毫没有影响其发展步伐。

一旦时机成熟, 商业利益不会再给用户体验让路。 而用户早就应当知道:补贴不会是常态, 而免费并非理所当然。

这些收费举措, 不过是向正常的商业模式回归。 而眼下的收费标准, 实际上远低于国际水平。

1

两大支付巨头的收费史

在中国第三方支付诞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 面向C端的收费一直没有成为主流。

尤其是互联网公司背景的支付公司, 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 它们作为互联网生态体系的基础设施, 向用户提供免费支付服务, 以此增加用户黏性、拓展用户价值。

这一格局在2015年开始改变, 微信支付(财付通)率先收费, 支付宝紧随其后, 第三方支付的“收费午餐”越来越多。

2015年10月, 微信宣布转账收费, 每人每月享有2万元免费转账额度, 超出部分按0.1%的标准收取手续费。

2016年2月, 微信宣布, 从2016年3月1日起, 从零钱提现到银行卡, 每位用户(身份证维度)有终身累计1000元免费提现额度, 超出1000元部分按银行费率收取手续费, 费率均为0.1%, 每笔最少收0.1元。

2016年9月, 支付宝发布公告, 从2016年10月12日起, 个人用户每人累计享有2万元基础免费提现额度, 超过额度后, 按提现金额的0.1%收取服务费。

2017年11月, 微信支付宣布, 自2017年12月1日起, 针对信用卡还款, 将对每位用户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最低0.1元)。

2018年7月, 微信再次发布公告称, 将在8月1日停止免费信用卡还款服务, 届时每笔还款都有0.1%的手续费。

2019年2月, 支付宝发布公告表示, 自3月26日起, 通过支付宝给信用卡还款将收取服务费;每月2000元以内的还款不收费, 超出部分收取0.1%的服务费。

这样一来, 微信支付的转账、提现、信用卡还款均收费, 费率均为0.1%;支付宝的提现和信用卡还款收费, 费率同样为0.1%, 支付宝账户之间的转账不收费。

上述支付业务的一个共同点是, 没有商业场景, 因此支付机构无法向B端收费。

为了降低收费对用户的影响, 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设置了一定的免费额度。 目前, 微信支付的免费转账额度为2万元, 提现的免费额度为终身累计1000元, 信用卡还款没有免费额度;支付宝的提现免费额度为终身累计2万元, 信用卡还款免费额度为2000元。

可以看到, 微信支付比支付宝的收费范围更广, 而免费额度更低。

2

成本压力还是哭穷?

为什么要收费?腾讯和阿里给出的解释都是成本压力。

腾讯曾多次强调, 这些收费“并非微信支付追求营收之举, 而是用于支付银行收取的手续费”。

具体来说, 微信支付的每一笔交易, 只要从银行卡扣款, 事实上不论金额大小, 银行都要向微信支付收取交易手续费。 这些成本一直都由微信支付承担, 随着微信支付用户量和交易量逐步升高, 成本压力也越来越大。

2016年3月, 马化腾在两会期间曾回应称, “银行快捷支付到第三方支付都是有千分之一的成本。 这个成本现在1个月超过3亿。 ”他还提到, “最恐怖的是还在高速增长。 我们做一个通道一进一出, 却要承担这个千分之一, 确实是很不科学。 ”

阿里方面的的口径大同小异。 在2016年宣布提现收费的时候, 支付宝对外称,

收费的原因是“综合经营成本上升较快”, 调整提现规则是为了减轻部分成本压力。

在昨日的公告中, 支付宝同样表示:“伴随着信用卡还款服务的综合成本上升……我们深知, 勉力支撑并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

它们的成本压力真有这么大吗?

确实很大。 去年11月份披露的腾讯2018年Q3财报显示, 其收入成本同比增长35%至451.15亿元;其中, 其他业务(包含云计算、第三方支付)收入成本同比上升63%至156.78亿元。

要知道, 去年全年, 财付通与支付宝的支付交易总笔数分别为4600亿笔和1975亿笔;按照日均交易计算, 财付通每日12亿笔, 支付宝每日5亿笔。

这样的体量, 意味着百亿级别的业务成本, 而且随着交易规模的提升, 成本还在不断上升。

在《论持久战:支付战争将往何处去》一文中, 我分析过:

然而, 强监管环境下, 备付金集中存管的落地, 终结了以沉淀资金利息为主要盈利来源的商业模式, 并且推高了支付机构的经营成本。

在此之前,支付机构可以拿备付金与银行谈价格,争取更低的费用,但现在它们失去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筹码。

一方面是备付金利息收入消失、银行通道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偏低的服务费率与持续的补贴投入,这样的局面,对财付通和支付宝来说,都是重压——而且业务规模越大,压力越大。

另外,相比Paypal高达4%左右的费率,国内支付行业的收费实在是低得可怜,面向B端的不过千分之六左右,面向C端的收费也不过千分之一。

3

不是扛不住,而是吃定你了

那么,成本压力真的大到它们不收费就过不下去的地步了吗?

当然没有。对腾讯和阿里来说,它们必然是扛得住的。

一方面,这两大巨头每年的净利润上千亿,如果有必要,拿出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补贴,不是一件难事。

另一方面,业务成本固然不低,但是它们还有其他收入,通过交叉补贴可以很大程度上对冲业务成本的影响。

既然扛得住,为什么还是下手收割了呢?

答案再简单不过:吃定你了啊。既然有底气收费,就有本事留住你。

对腾讯和阿里而言,这种涉及数亿用户的的重大决策,必定经过精密的算计和考量,它们认准了当前的收费力度对用户影响很小——你跑不掉的。

从提现、转账再到信用卡,一步步来;先有免费额度,尔后降低乃至直接取消免费额度。

慢慢地,用户也就接受并习惯了,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如今,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用户,在品牌认知和用户习惯方面早就根深蒂固。

你或许不再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去还信用卡、去转账,但不妨碍你使用它们到线下扫码支付,也不影响你继续使用余额宝、理财通,它们还通过各种优惠政策鼓励你使用其他产品。

而这恰恰是腾讯和阿里希望看到的:降低不必要的业务损耗,提升有价值的业务体量。

为什么微信和支付宝之外的众多平台仍然提供免费支付服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的实力和影响力决定了不敢轻易收费,而偏低的业务体量决定了收费必要性不大。

更确切地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每一次收费消息的公布,对它们而言都是一次抢用户的机会,尽管实际成效往往有限。

它们都在期待属于自己的收割时刻。

并且推高了支付机构的经营成本。

在此之前,支付机构可以拿备付金与银行谈价格,争取更低的费用,但现在它们失去了这个至关重要的筹码。

一方面是备付金利息收入消失、银行通道成本上升,另一方面是偏低的服务费率与持续的补贴投入,这样的局面,对财付通和支付宝来说,都是重压——而且业务规模越大,压力越大。

另外,相比Paypal高达4%左右的费率,国内支付行业的收费实在是低得可怜,面向B端的不过千分之六左右,面向C端的收费也不过千分之一。

3

不是扛不住,而是吃定你了

那么,成本压力真的大到它们不收费就过不下去的地步了吗?

当然没有。对腾讯和阿里来说,它们必然是扛得住的。

一方面,这两大巨头每年的净利润上千亿,如果有必要,拿出数十亿乃至上百亿的补贴,不是一件难事。

另一方面,业务成本固然不低,但是它们还有其他收入,通过交叉补贴可以很大程度上对冲业务成本的影响。

既然扛得住,为什么还是下手收割了呢?

答案再简单不过:吃定你了啊。既然有底气收费,就有本事留住你。

对腾讯和阿里而言,这种涉及数亿用户的的重大决策,必定经过精密的算计和考量,它们认准了当前的收费力度对用户影响很小——你跑不掉的。

从提现、转账再到信用卡,一步步来;先有免费额度,尔后降低乃至直接取消免费额度。

慢慢地,用户也就接受并习惯了,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如今,大部分中国人都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用户,在品牌认知和用户习惯方面早就根深蒂固。

你或许不再使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去还信用卡、去转账,但不妨碍你使用它们到线下扫码支付,也不影响你继续使用余额宝、理财通,它们还通过各种优惠政策鼓励你使用其他产品。

而这恰恰是腾讯和阿里希望看到的:降低不必要的业务损耗,提升有价值的业务体量。

为什么微信和支付宝之外的众多平台仍然提供免费支付服务?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它们的实力和影响力决定了不敢轻易收费,而偏低的业务体量决定了收费必要性不大。

更确切地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每一次收费消息的公布,对它们而言都是一次抢用户的机会,尽管实际成效往往有限。

它们都在期待属于自己的收割时刻。